小说者-> 穿越架空-> 女尊:重生后我被夫郎的茶艺装到了-> 第四十七章 那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第四十七章 那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作者:芸千执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5
  •     嵇尘顿时站了起来,他断然不信世上有那么多的巧合。

        如果有,也只会是故意为之。

        可他一时,实在难以将那个内力深厚的男人和娇弱无用的云景联想起来。

        如果真的是他,云景究竟是个如此处心积虑的人?

        他在京中装柔弱骗过了所有人,现在到了音国却用了另一个身份来露出爪牙。

        甚会潜伏,令人忌惮。

        “主子?”

        下属没有嵇尘这么心思缜密,没有想到这么荒谬的联系。

        “你退下吧。”

        嵇尘心中有了怀疑,但不会轻易说出口。

        他要亲自向顾景确认。

        如果真的是他,灵儿可能会安全一些。

        即便云景居心叵测,那份心思倒是不假。

        那么对战音国,也不必再受束缚了。

        嵇尘眸中闪过了一抹阴狠之色,敢伤他的人,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是夜,北军发动夜袭,音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匆忙撤退,上百名将士被虏。

        而两军都没有想到的时,嵇尘会下令生生火烧这些俘虏,音国将士和俘虏之隔一墙之远,火光弥漫,哀声不绝。

        此时不仅是音军,连北军也对嵇尘生出了畏惧,在此之前,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名清贵公子的手段能如此嗜血残忍。

        他在告诉所有人,什么是代价。

        嵇尘的手段,比起当年袭音的嵇灵,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对兄妹,一个比一个狠辣,嵇灵是戾气不掩,而嵇尘的平静,更是为人恐惧。

        嵇尘本人并不在乎他人的

        其它所有,皆是可以随意践踏,死不足惜。

        此时,身在东宫的云景,听到这个消息不由笑出了声。

        “嵇尘此举,深得我心。”

        云景的长指在桌上叩了叩,丝毫不掩饰笑意中的嗜血。

        他身旁的玄一无语凝噎,嵇尘还只是狠辣,自家主子是戳人心肺,那骨灰一扬,现在宁不羁是发了疯地在对付三皇子,明显的不死不休。

        “主子,嵇尘已经开始怀疑您了。”

        玄一蹙起了眉,他已经感觉到四周多了一道若有若无的踪迹,显然不是东宫的人。

        “无碍。”

        云景笑了笑,不是很意外,嵇尘心思缜密,也惯会潜伏,他那么明显地出现,对方不可能捕捉不到蛛丝马迹。

        可嵇尘知道了又如何呢?他从始到终在意的只有嵇灵,若是对方不识趣,也不要怪他这个妹夫无情了。

        “是。”

        玄一捕捉到了他一闪而过的杀意,嘴角微抽,希望嵇大小姐也能知趣,不能他只能为嵇家点蜡。

        “出去吧,她要醒了。”

        云景看向了躺在床榻上的嵇灵,眸色晦暗不明。

        “属下告退。”

        玄一迅速退了下去,而他前脚刚走,凌云就睁开了双眸。

        “醒了?”

        云景走过去将她扶了起来,他已经给了她上好的伤药,但凌云的脸色还有些苍白。

        “我睡了多久?”

        那一击显些让她心脉尽碎,凌云后想为什么她要不顾一切为宁不羁挡下?

        “两日。”

        云景再次探了他的脉搏,眼中的心疼不掩。

        “抱歉,让你担心了。”

        凌云对上他的双眸,莫名有些愧疚。

        “那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云景轻笑了一声,待她的局成了,他定要将宁不羁扔去喂狗。

        “......”

        凌云瞬间听懂了他的话,本来苍白的脸染上了一点血色。

        “好了,现在战事已起,殿下应该很快就会召你过去。”

        云景亲了她一口,宁不羁没有领军出战,是为了和三皇子斗势,现在音军接连惨败,他断然不会再坐观其变。

        宁不羁气得不轻,自然是希望看到嵇灵兄妹反目成仇的。

        只是他不知道,这早已在嵇灵的算计之中。

        “好。”

        说到战事,凌云似乎想起了什么,眸光微闪。

        云景没有说错,次夜,宁不羁就将凌云叫了过去。

        “伤势如何了?”

        宁不羁看着沉默的凌云,脸上多了一抹笑意。

        “已无大碍。”

        凌云一愣,但很快恢复了神色。

        “既如此,明日便随本宫出兵吧。”

        宁不羁将她细微的反应收归眼底,希望北国会喜欢他送的这份大礼。

        “是,殿下。”

        凌云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却感觉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凌云,不要让本宫失望。”

        宁不羁朝她走了过来,大掌放在了她肩膀上。

        “属下定不会让殿下失望。”

        几乎是下意识,凌云说出了这句话。

        宁不羁笑了。

        “退下吧。”

        凌云退了下去,而刚离开宁不羁的寝殿,就在草地上看到一张隐秘的纸条,她假意摔了一跤,不动声色地将那张纸条捡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正好云景不在,凌云摊开了那张纸条。

        你最好随身携带。

        凌云眸色微变,这时云景推门而入,她将纸条收了起来。

        “你去哪了?”

        凌云抬头问了他一句。

        “找你啊。”

        云景笑了笑,脸色如常。

        “你真是连谎话都不想编了。”

        凌云白了他一眼,不想说就算了。

        “我不再想骗你。”干脆选择不说。

        凌云一噎。

        “你是骗了我几回?”

        凌云觉得他话里有话。

        “小事罢了,你不必计较。”

        云景笑意不改,若是她知道了,可能会翻脸。

        “你定然瞒了我。”

        “你也瞒了我不少事情啊。”

        云景上前走近了她,两人皆是相互算计欺瞒,又怎么扯得平。

        “心悦你这一点上,我从未骗过你。”

        云景冰凉的掌抚上了她的脸,他这两世所有的喜悲,皆是因她。

        凌云看着他认真的双眸,神色微怔,而下一刻,云景就变了脸。

        “可我发现,光是如此,你是看不到我的。”

        云景的掌用了力,捏得嵇灵脸上生痛。

        唯有权势,足以镇压她的权势,她才会乖乖留在他身边。

        一腔真心留不住她,那就折断她羽翼让她不得不摔下来。

        云景的笑容有些冰冷,她不由心中发寒,下意识想退后,这个动作却彻底激怒了云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