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斯文败类-> 第22章 变味
第22章 变味 作者:地理课代表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2-01
  •     桑洛也曾有过一段轻松的生活。

        十岁的她刚刚被桑家接回去,豪华的大别墅,带游泳池的花园,一个人住带卫生间的套间,好多好

        她可以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被司机送到学校去上课,和学校小朋友一起学习玩耍。

        那都是桑洛十岁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如果,她是桑家私生女的事情没有被曝光,那些人没有联合起来排挤她、欺负她的话,现在的她可能大学毕业两年,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可能还有一个不错的恋人。

        而不是为了一段自己根本就没有错的感情,差点搞得连命都没了。

        桑洛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晕乎乎的,刺鼻的消毒药水味道以及手背上冰凉的感觉提醒她此刻正在医院里头。

        “桑桑,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我去给你叫医生。”叶阑珊见她动了,过来查看她的情况。

        桑洛摇摇头,“没事,我怎么在医院?”

        叶阑珊帮她将床头摇了起来,说道:“你明明都跟徐太太沟通好了,为什么还要和徐涛喝那么多酒?要不是送医及时,我就可以组织大家吃席了。”

        桑洛这会儿还是晕乎乎的,酒劲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贺铭川送我来医院的?”

        “我不知道,是医院联系我过来的。”叶阑珊道,“你问贺铭川干嘛?他昨天也在吗?”

        “人家要和林妙诗订婚了,就算是在,估计也是等我把签完的合约给他。”桑洛虽然搞不懂贺铭川这人,但知道他利益至上。

        的确是没有贺家签不下来的合约,但徐涛后面的企业也是大佬级别的。

        对贺铭川来说,能签下来,自然是好事,签不下来,也没有什么损失。

        但对桑洛来说,那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这不,人家拿了合约就走,哪儿在乎她的死活?

        说话间,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桑洛看了眼叶阑珊,后者小声说了句:“我没告诉别人你住院了。”

        她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徐太太。

        桑洛瞧见徐太太一改昨日家庭妇女的形象,穿上了精致的套装,头发也被剪成短发,干练又雷厉风行。

        桑洛记得她一开始去找徐太太时她隐忍地说自己的丈夫不会出轨,也记得她歇斯底里对徐涛的拳打脚踢。

        男人不需要绞尽脑汁地骗爱他的女人,因为上头了的女人会自己骗自己。

        徐太太对叶阑珊说:“叶小姐,我和桑老板有话要说。”

        叶阑珊看了看桑洛,回:“我先出去。”

        徐太太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等叶阑珊出去将病房门关上,徐太太才往桑洛病床边走来。

        “徐太太,您这是……”桑洛有些摸不清她的意图。

        “我早上和徐涛离婚了,现在不是徐太太。”沈长宁纠正桑洛,“也把公司收了回来,开了一批徐涛手底下的人,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如果桑老板感兴趣,沈氏总裁办秘书长的职位,就是你的。除此之外,我会给你一部分干股。”

        桑洛微微愣了一下,惊讶于沈长宁的杀伐果断,“宁姐,你看起来真不像早上刚离婚的女人。”

        沈长宁默了默,留下岁月痕迹的脸上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苦苦哀求他回心转意,还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忍气吞声?桑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个道理。”

        自诩人间清醒及时抽身的桑洛,觉得自己在沈长宁面前,还是个小学生。

        只是很可惜,她没办法给这么酷的姐姐打工了。

        “宁姐,不好意思。您给的这份工作我可能去不了,实不相瞒,纸醉金迷的大老板有恩于我,我当时欠了很多钱,都是大老板帮我还上的,只要纸醉金迷没倒闭,我都会一直帮他经营着。”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渊源,沈长宁似乎有些惋惜,不过还是递了一张名片给桑洛。

        “这上面是我私人号码,如果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可以来找我。”

        桑洛接下名片,到底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是她?她本科被学校开除,二十岁开始在风月场上混迹。

        满身的污言碎语,走过的路一片狼藉。

        让一个这样的人当秘书长,多少有些不理智了。

        沈长宁虽然刻意打扮过了,但眉间还是有些许的憔悴,她道:“徐涛拈花惹草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但你是唯一一个找上我的。或许是因为同样淋过雨,所以你才会递给我伞。”

        不要妄想男人会帮助女人,只有经历过同样伤痛的事情,才会共情。

        沈长宁离开了,桑洛将她的名片收好,也许以后真的有用得着的地方。

        她跟叶阑珊感慨了一下沈长宁的果断,叶阑珊似乎并不意外,“沈长宁是沈寒江的小姑姑,当年在宋城也是叱咤风云的角色,只可惜后来爱上了徐涛那个渣男。和老沈家分道扬镳之后,一手建立了沈氏,直到生了孩子之后才当了全职太太。她精明着呢,实权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徐涛不过是个打工的。不然你以为他们这个婚,能这么轻易地就离掉吗?”

        爱情到最后都会变味儿。

        爱财者才能风生水起。

        ……

        桑洛在医院住了小半个月,这期间不知道是不是贺铭川信守承诺警告了方家,他们那边没有再对桑洛耍什么阴招。

        但纸醉金迷的装修费和损失费,还没给她。

        她从护士口中知道那天送她来医院的人是贺铭川,还给她缴了手术费。

        她问了好些个朋友,才要到了贺铭川的微信,给他发了好友申请。

        验证消息写的是:哥哥。

        那边估计正在玩手机,很快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并发来一个问号。

        她发了语音,贺铭川说过她声音好听,叫起来特有劲儿,“听说是哥哥送我来医院的,还帮我缴了手术费,一共多少钱啊,我转你。钱这个事儿,咱们还是算清楚的好。”

        希望贺铭川能听懂她话里的暗示。

        贺铭川直接给她发了张消费截图过来,重点不是她手术费多少,而是他的余额让桑洛拿着手机数了好几遍。

        桑洛当时就在想,这些钱是自己的就好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