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公主之死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公主之死 作者:香奈儿不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5
  •     殿金进入屋内之后,所有的下人都退下了。

        “皇上在喝酒?”殿金在安悦的面前站定,探身朝着安悦的杯中

        安悦的心口猛地窜起一簇火苗。

        “皇上不开心?”殿金拉着安悦的手,“那我陪皇上喝上几杯可好?”

        “嗯。”她应了一声。

        殿金提起酒壶,给安悦的酒杯中倒入女儿红,他端起酒杯,先是将酒杯放在安悦的嘴边,她正要喝,他又立刻拿走,将酒尽数倒入自己口中,不喝只是含着,而后将唇蹭上安悦的唇,身体压着她,将她压在椅子上,她不自觉的扬起了脖子,待她的嘴巴微微张开,他便将口中的女儿红渡给她。

        酒水顺着安悦的嘴角流下来,殿金舔舐干净,用满是酒香的唇吻她。

        此时此刻,安悦的脑子里哪儿还有半分谷阳的身影。

        这次之后,安悦怀孕了。

        太医给安悦把脉之后,推算日子,确定这是她与殿金的孩子。

        因为这个孩子,殿金被封为夫位,在后宫愈发猖狂。

        安悦既然有孕,不便上朝,朝政暂时交给苏之时和萧行彦打理,两人分身乏术,后宫之责自然落到了殿金身上。

        殿金原本是不爱安悦的,充其量只有喜欢。他之所以选择臣服于安悦,其目的,还是为了生存。可自从他坐上夫位,想法与从前完全不同,他爱上了安悦,希望这偌大的后宫只有他和安悦还有他们的孩子三个人。

        苏之时和萧行彦他自然没有能力动他们,便将矛头对准了于渊,想尽一切办法要将于渊赶出后宫。

        他开始每日在与安悦同榻而眠时说于渊的坏话,大都是说:宫里今日谁谁谁食物中毒,他怀疑是于渊所为。又说,于渊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留在皇宫,既然神医谷已经重建,他该回到神医谷才对。

        安悦起初并不在意殿金说的这些话,可是日子久了,她开始留心于渊的所作所为,还专门派了耳目到于渊的身边,以此来了解于渊每天都在干些什么。

        十个月后,安悦生了,是个女孩儿,模样三分像殿金,七分像安悦,她特别喜欢,打算封这个女儿为公主。

        调养一个月之后,安悦的身体恢复,重新料理朝政,并在朝堂之上询问各大臣她这第一个女儿起什么样的名字最好。

        大臣们为了讨得她的欢心,什么样的名字都起了,却没有一个令安悦满意。

        此时,后宫。

        于渊受邀来到殿金的宫里看望安悦的第一个孩子,小女孩儿长的很可爱,向来不喜欢孩子的于渊还陪着她玩儿了一会儿,开开心心的走了。

        可于渊前脚一走,殿金的脸色就沉了下来,他来到小孩儿床前,看着床上这个还没有他胳膊长的小东西,不顾自己的女儿还在冲着他乐,便伸出手,掐住了女儿的脖子,直到女儿断气。

        自从安悦有了孩子之后,下朝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殿金这儿看望孩子,殿金此刻迎了出来,陪着安悦一起来到女儿的床边。安悦去逗弄自己的孩子,却见孩子紧闭双眼,脸色发白,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在女儿的鼻子前试探,吓得跌坐在那儿。

        “殿金,她......她怎么死了?”

        殿金装作很吃惊的样子,“皇上说什么?怎么可能?”他立刻上前查看,确定小女孩儿死后,痛哭不止,而后满目痛恨的怒吼道,“是于渊,他刚才来过!他刚才来过!”

        纵然安悦不肯相信于渊会做这样的事情,但伤心与愤怒冲昏了她的头脑,她立刻让人捉拿于渊,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于渊不解,看向安悦问道,“你抓我干什么?”

        安悦冲到他的面前,含泪凝视着他,“于渊,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杀了朕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是不是?”

        “你疯了吧?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如果不是你,还会有谁?方才就只有你来看过小公主,是不是?”

        “我是看过她没有错,但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你胡说八道!”殿金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于渊,嘶吼着痛哭流涕道,“是你!就是你!是你杀了我和皇上唯一的女儿,你嫉妒!你不满!于渊,你赔我女儿的性命,你赔我!”

        于渊懵了,甚至都来不及因为小公主的逝去而悲伤,就被安悦下令关进了冷宫。

        苏之时和萧行彦很快得到消息,来御书房见安悦,为于渊求情。

        可安悦很清楚他们的目的,无论如何也不肯见他们。还是尚书林思诚此时站了出来,对安悦说道,“皇上,于渊平日里在自己宫里醉心于医药之术,又怎会痛下杀手杀了小公主,此事一定另有隐情,还请皇上快快冷静下来,用清醒的头脑处理这件事。”

        林思诚如此对安悦说话,她自然生气,可林思诚说的又那样对,她将心底的怒气一点一点压制住,一个时辰之后,才让人宣苏之时和萧行彦进来。

        两人进来之后,脸上都挂着急切,偏偏越是着急的事情,越不能急急忙忙的讲,苏之时令自己放平心态之后,看向安悦道,“皇上,小公主被杀一事,您真的有证据能够证明是于渊所为么?”

        此刻,安悦已经稍稍的冷静了一些,她缓缓开口,“殿金对朕说,小公主被杀的时候,只有于渊去过,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人。”

        “皇上,您也说了,这是殿金说的,会不会......殿金骗了您呢?”

        安悦抬眸朝着苏之时看去,眸底有几分生气,“难道殿金会拿朕与他的女儿的性命与朕儿戏?无论如何,朕都不会相信他会欺骗朕。”

        “安悦!”萧行彦毫不客气的质问,“我们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久还是那个殿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久?你对他就真的彻底了解么?”

        “你!”安悦看向萧行彦,“你就这么跟我说话的?”

        “别在我面前摆架子,你已经气走了谷阳,还想气走我?我告诉你,那个殿金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对他一点防范都没有,肯定吃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