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社死的我也要谈恋爱-> 第一百七十五章 姜亦婕,超会的~
第一百七十五章 姜亦婕,超会的~ 作者:麻辣凤凰爪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7-24
  •     许尔戈的拖延战术终归还是起到作用了,两人从书店出来,太阳早就下山了。

        七点多了,速度快的已经吃饱了在

        大岛亚子那边,注定是去不了了。

        这就和许尔戈的计划不谋而合,但凡有可能导致翻车的事件,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两人商量了一下,都不饿的话,就不吃饭了,直接看***好了。

        这是正常男女朋友初次约会时,大多会选择的游玩项目……

        两人也不能免俗。

        许尔戈也不是什么泡妞达人,他也没有什么新奇的花样,所以只能照本宣科。

        当然,除了***院,还有游戏厅里夹娃娃,动物园里看猴子,游乐场各种娱乐设施,同样也是初次约会的恰当选择。

        虽然不一定有新意,但至少不会翻车。

        姜亦婕做主,挑了一部爱情喜剧片,因为这个时间点并非什么***上映的强档,所以选择非常有限。

        两人还是看得很开心,关键不在于看什么***,而是和谁一起看。

        任何事情都是如此,和喜欢的人一起做,不求结果如何,光是一起经历度过那段时间就很满足了。

        ***也确实没什么好看的,两人全程都在窃窃私语的聊着天,聊的事有些杂,基本什么事情都聊,大到国际问题,小到街边邻居猫丢了。

        这大概是爱情中最特殊的时期,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无所不谈,同时充满聊天积极性。

        两人从***院出来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十点多。

        “不知不觉都十点多了,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感觉一眨眼,一天都过去了。”

        许尔戈言语中的意思就是和姜亦婕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流逝的特别快。

        相同的时间,枯燥无味总让人觉得漫长,而有趣好玩,那就相当短暂。

        男生为什么爱玩游戏,就是因为踏有趣,转眼之间,几个小时就没有了,而工作或是学习,时间就像是龟爬一样的缓慢……

        姜亦婕听懂了许尔戈的言语里的意思,甜甜的笑了起来。

        她也觉得的好像什么事情都还没做,一整天就不见了,回忆起来,又满满的全是干货。

        有些矛盾,但感觉真的很好。

        姜亦婕主动牵起许尔戈的手:“走吧,我们要去最后一个地方了。”

        许尔戈眉毛一挑,一脸期待:“神秘惊喜!?”

        姜亦婕点了点头,两人走出了商场。

        媛姐在门口等待,接到他们后,就载着他们赶往了郊外。

        郊外???

        许尔戈真的一下子就不知道姜亦婕要干什么了。

        这神神秘秘,又让人琢磨不透的……

        一个多小时后,到了目的地,一个人迹罕稀的湖边……

        说是人迹罕稀不合适,应该说是鸟不拉屎,因为真就太偏僻,一个人都没有。

        媛姐在将他们送到了目的地之后,开着车就走了……

        走了?

        所以,这是他们今天的最后一站?

        许尔戈跟随着姜亦婕的脚步,逐渐靠近湖泊的方向。

        越是靠近,越是感到微风吹拂而过,带来的丝丝凉意。

        哪怕只是郊外,晚上的气温也比城市里的气温,低了好几度。

        许尔戈踩了踩脚下的草坪,有种奇怪的感觉,这草坪有点太过于平整,不像天然生长的,倒像是专门修整过的。

        姜亦婕指着远处的湖边,说:“我给你的礼物就在前面。”

        许尔戈满怀期待走上前去,登时一个烧烤架映入眼帘。

        烧烤架?

        emmmm……

        许尔戈:“你这神秘惊喜就是请我在湖边露天烧烤吗?”

        说实话,老许有点失望,不由的撇撇嘴,露出嫌弃的表情,心想:就这,也配得上【惊喜】二字,姜亦婕真俗,我来我也行!

        姜亦婕笑着说:“你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

        “那倒没有,正好我肚子也饿了。”

        夜色里,姜亦婕看不清许尔戈的表情,但听声音却听得出来,狗子现在好像挺失落的样子。

        对于许尔戈的口是心非,姜亦婕实在是想笑,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在自己好几次的吊胃口行为下,难免期待感会积攒的越来越多。

        这一看到烧烤架,不哭出声来,已经是心理素质挺好的了。

        想一想,如果换做自己被许尔戈这么吊胃口,最后看到的是这么一个【惊喜】,怕是直接弄死许尔戈的心都有了。

        姜亦婕拍了拍许尔戈的肩膀,指了指远处:“那你往那边看!”

        许尔戈顺着姜亦婕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透过昏暗的夜色,仔细观察,才渐渐看出了在黑暗中,有一个野营的帐篷。

        等会,一个帐篷!!!

        难道说……

        许尔戈咽了咽口水,满脑子不受控制的开始幻想各种不合时宜的事情。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姜亦婕说话有谱,她说十月份就十月份,多半真的就是决定了。

        那么这一个帐篷摆在这里的意思,难道要准备今晚一起睡,但什么也不给干,这是打算一整个晚上聊天吗?

        许尔戈内心很想要,但同时也有所抗拒。

        因为,如果姜亦婕真打算那么干的话,他觉得那将会是自己人生最大的考验。

        是越线行事当个畜生,还是坐怀不乱畜生都不如……

        他觉得很难选。

        尤其是最后一步不能跨越的话,那一垒牵手,二垒接吻,三垒有没有可能呢?

        这个可以有的吧……

        许尔戈想到了这里,开始不淡定了:“你这个……这个……”

        姜亦婕笑着说道:“我说了的,你今天一整个晚上是属于我的。”

        许尔戈语气十分哀怨,道:“你别搞这个啊行不行!我不一定扛得住啊!”

        “那是你的事,反正我就要和你聊一整晚的天。”姜亦婕一边没良心的笑着,一边给他加油鼓励。

        许尔戈气死了,坏念头逐渐冒出心底。

        “先烧烤整点东西吃吧,晚上没吃饭,你应该饿了吧。”

        许尔戈连忙转移话题,开始捣鼓起碳火,只是微微颤抖的手,掩盖不住内心深处的一丝小慌张。

        姜亦婕也没闲着,在从一旁的保温箱里,拿出了各种腌制好,插好的肉串。

        “这些肉都是我昨天晚上亲手腌制的,又是我亲手一根根铁签子串出来的。”姜亦婕颇为自豪的在炫耀。

        许尔戈只瞟了一眼,就说:“串的真丑,而且我说怎么一大早就从你的身上闻到一股子肉味。”

        姜亦婕两只手都拿着烤串,但很气,很想打人,所以她选择了动脚,一脚踩在了许尔戈的脚背上。

        许尔戈倒吸一口凉气,但实际上,并未有多疼,因为姜亦婕压根没有用力。

        但该装还是要装的,这就叫情调……

        有时候惹人生气,也可以是故意的,这也是一种情调。

        姜亦婕踩完之后,看他的表现,就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被吃的死死的,因他欢喜因他生气。

        这个狗子,真会。

        姜亦婕这肉串,明显是经过高人指点,腌制风味绝佳,配合上他的厨艺,简直绝妙无比,给予舌尖最大的感动。

        关键姜亦婕有备而来,居然还给他准备了冰镇啤酒。

        烧烤配酒,越吃越有。

        试问,天底下有几个女朋友这么贴心的,要么就是少抽点,要么就是少喝点……

        烟可以戒,但这酒,尤其是大夏天的啤酒,偶尔喝它一次半次,不过分的。

        当然,如果女朋友还愿意陪同,那最棒了!

        而这一点,姜小妮就能做到……

        “嗯?为什么只有两瓶?”

        姜亦婕不喝酒,所以她的喝的是碳水饮料。

        但啤酒居然只有两瓶,这也太少了,这才刚刚开个胃就没有了,有点意犹未尽啊!

        姜亦婕看出他还没有喝足,轻声说道:“别喝太多,我怕你酒后乱性,对我来硬的。”

        许尔戈:“……”

        有……有点道理。

        话说,不要戳穿我的小心思呀!

        姜亦婕就在身旁,帐篷也都搭好了,这搁谁不会乱想啊,就算明知不可能,想还是会乱想的,这才是正常男同胞。

        许尔戈这么一个火气旺盛的大棒小伙,更甚如此。

        一边吃一边还有聊不完的天,两个人终究吃不完这一大箱子的烤串,到了最后还剩下好多。

        许尔戈转头看向姜亦婕,问:“吃饱了是不是就要睡觉了?”

        “不着急,还有节目。”

        姜亦婕话音刚落,一道烟火流光从湖泊对岸带着“咻”的声音,直升半空,然后猛然炸开,照亮半边天际。

        一朵烟花之后,紧接着就是第二朵,第三朵,第数十朵……满天的烟火,那是璀璨夺目的光芒,带着如雷般轰鸣声,瞬间照亮天空。

        许尔戈直接愣住了。

        卧槽?

        许尔戈呆呆的转头看向姜亦婕,有些惊愕的说道:“你给我放烟花,这就是你的礼物?”

        好家伙,真的是完全无法猜的透姜亦婕到底在想什么,会做什么。

        给男生放烟花,这一手玩的出乎许尔戈意料之外了。

        姜亦婕看着他,疑惑问道:“你怎么还很平静的样子?”

        ???

        emmmm……

        “我该表现得激动一点吗?”

        许尔戈哭笑不得,连忙高举双手,大声喊道:“好耶~”

        姜亦婕:“……这个和我预想的有点不一样。”

        “一般只有男生给女生放烟花,女生感到惊喜,哇哇激动直叫吧。”

        许尔戈看着烟花,虽说确实挺好看的,但实在是兴奋不上来。

        如果让他亲手放烟花,没准真的可以嗨起来,看烟花……真的不能怪他太成熟,只能怪这个实在get不到他的那个点。

        关键,卧槽,这烟花不能吃,不能穿,不能住,甚至连好看也只是好看那么一小会。

        这玩意性价比太低了呀!!!

        姜亦婕嘴角一扬,微笑的说道:“谁说的只有男生给女生放烟花才叫浪漫,我也想送给你满天灿烂的烟火。”

        “有人说,烟花虽然绚烂,但它无比短暂,可我们的人生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在无垠的时间线里,又何尝不是短暂的一刹那。”

        “匆匆百年,弹指一瞬,我给你放的这场烟花,好看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要让你明白,哪怕这匆匆百年与这宇宙,与这时间想比,微不足道,但又无比重要,我也想和你携手如烟花将这片夜空点亮般,度过百年时光。”

        姜亦婕看着许尔戈,目光深邃如夜空,纯粹如无暇的冰种美玉。

        “我喜欢你,许尔戈。”

        如此充满的一段话,只为最后七个字做铺垫,那就是告白。

        这是告白啊!!!

        许尔戈整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完全在一瞬间扭转了刚才对待烟花的态度。

        原本他觉得其实也就那样子,甚至有些浪费钱的烟花,一下子真的仿佛在内心绚烂百倍。

        而仅仅只是姜亦婕的一番话,最后的七个字,整个世界仿佛都明亮了起来!

        姜亦婕,你好会啊,你怎么可以这么会!

        许尔戈感动了,真的控制不住的感动了。

        他看着姜亦婕,看着姜亦婕的样貌在烟花照耀的七彩火光下,充满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惊艳!

        这一刻的她,倾国倾城。

        他深深凝望着姜亦婕,感受着她的眼神就好似黑洞一般,仿佛要将他的魂魄卷入其中去。

        这样一个充满魅力而又可爱的人,想和他携手共度未来的岁月?

        一时间,许尔戈思绪翻涌如潮浪,仿佛欲要决堤倾泻而出,但千言万语更在喉咙里,竟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股冲动淹没了许尔戈的大脑,淹没了他的理智。

        他伸手环抱住了姜亦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前,抱住,而后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

        若是千言万语都无法说出口,那就用行动去替代话语。

        姜亦婕张了张嘴,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舌头被许尔戈吸吮住,不放开了。

        许尔戈热烈而又狂热的亲吻着,犹如一只迷乱了的野兽。

        渐渐的,姜亦婕也沉迷入其中,在许尔戈犹如失去理智般炽热的情意里,她感觉自己已然沦陷。

        有人说爱情它该有的样子,那就是两人深陷于其中,欲罢而不能够!

        “唔唔唔……”

        “滋滋滋……”

        美妙的交响曲在烟火绽放的巨大声响中,模糊而不清晰。

        但它的真实,存在于两人的唇齿之间。

        好半响后,两人的嘴唇分离开来,额头互相抵住,一道晶莹的丝线在烟火光芒下,流动着明亮的反射微光。

        姜亦婕抿了抿嘴角,整张脸犹如雨后晴空,太阳落山的火烧云,又烫又红。

        许尔戈动情般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姜亦婕,你是第二个让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动情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幸运的是,姜亦婕被亲的晕晕乎乎,同样完全没听清楚许尔戈说了什么话。

        她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太厉害了,好像有点糟糕了。

        姜亦婕微微喘了几口气,稍微换过来了一点点,没好气的推攘了一下许尔戈的胸膛。

        “你是世界憋气冠军啊!?”

        好家伙,亲的她差点就缺氧了!!!

        许尔戈将她重新拉了过来,抱在了怀中,轻声说:“我有分寸的,我知道你不行了就停下来嘛。”

        姜亦婕嗔怒道:“谁说我不行,是你太牲口,完全都不给我换气的时间!”

        许尔戈嘿嘿笑道:“下次,下次肯定给你喘息的机会!”

        “那你等会,我给你这个机会。”

        姜亦婕说着,站起身来,跑到了帐篷出,半响,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蛋糕。

        蛋糕,什么鬼???

        “你还买蛋糕……等会,又买蛋糕又放烟花,你该不会是以为今天是我的生日吧?”许尔戈一脸疑惑的询问道。

        如果真是那样子,可真就是个巨大的误会了。

        因为他的生日是六月十五,还差的远呢!

        “不是。”

        姜亦婕两根手指在蛋糕上刮了一圈奶油下来,轻声道:“本来是没有奶油蛋糕的,但我不是打网球输给你了嘛,得给你的礼物升级一下。”

        “虽然刚才你亲了,但只能算是我意料这种的情况,而这一个吻是你获胜的奖励。”

        许尔戈一边咽口水,一脸看着姜亦婕舔舐自己手指上的奶油,将自己的嘴唇,嘴角,弄的全都是……

        故意的,这是故意的!!!

        姜亦婕沾着奶油的手指,抹过许尔戈的嘴唇,笑着说道:“好了,接下来就是升级的礼物,你可以亲吻我了!”

        姜亦婕说着,微微扬起脑袋,缓缓闭上了双眼。

        许尔戈这一次并没有急不可耐,化身石乐志狂魔。

        他刚才说的话可还没过几分钟呢,这时候要是暴走,身为一个好人的信誉就没了呀。

        他也学着姜亦婕,用手指在蛋糕上抹了一点奶油在指尖,而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拂过姜亦婕的发丝,奶油在其额头轻轻一碰,留下一点点的印记。

        姜亦婕微微睁开双眼,有点好奇,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亲了一下。

        浅浅一个亲吻,短暂而又美好。

        许尔戈退了回来,望着她的双眼,轻声说道:“今晚的烟花真好看,但不及你亿万分之一。”

        7017k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