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裴太太之宠妻复仇记-> 第64章,保证书有用就不需要写那么多
第64章,保证书有用就不需要写那么多 作者:竔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7-25
  •     孟姥姥正气得捂着胸口难受。

        “姥姥您怎么了?”

        安诚良又跟着进去,带着笑脸恭维地对孟母点头,好像刚刚没进来过一样:“妈!是我!”

        “安诚良……你……滚!”姥姥有点胸口不断起伏,气息不稳。

        “姥姥,别生气!注意身体!”

        孟姥姥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安诚良。

        “你出去!”安毓熙拍着姥姥的后背,一边厉声呵斥安诚良。

        安毓熙按了急救铃,很快医生就过来抢救。

        她背对安诚良在门外焦急地等待。

        “你来找姥姥就是为了气她发病是吧?你究竟什么居心?”

        “你从什么哪里听的,把自己的父亲想成什么歹毒的人了?毓熙,不要太担心,姥姥会没事的!”安诚良轻轻抚慰安毓熙后背。

        安毓熙从见到安诚良就浑身不自在:“不是么?我在医院这么久什么时候见你来

        “安毓熙!我不知道教唆你和自己父亲反目的人什么居心,但别忘了你姓安!”

        “又怎样?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姓什么有什么所谓?”

        这是和安诚良的正式交锋。

        “我今天来是来接你姥姥的,裴元煌在背后动很多手脚要吞并我们安氏,他一直用姥姥威胁我们,不管你信不信,我作为父亲还是提醒一句,不要轻易相信裴元煌,那是一头狼,他只想利用你,你妈就是他害死的,你最好搞清楚血缘亲疏。”

        安诚良走后,安毓熙一直在门外等候急救的结束。

        没过多久,裴元煌来了,应该是医院通知了他。

        “姥姥情况怎样?”他戴着口罩却看起来风尘仆仆,额头冒着汗珠,身上的西装领带有点歪歪扭扭,好像是奔跑过来的。

        “还在抢救……”安毓熙流露出一丝担忧。

        “刚刚安诚良过来了?”男人紧握拳头。脸色很难看。

        他打探得倒是很清楚,安毓熙默认没回话。

        彼此无言等待,有些事不是现下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道的明。

        沉默一段时间后,裴元煌的手机响了。

        “阳冬要见你!”裴元煌在接完电话后对安毓熙说了一句。

        之后,孟家奶奶抢救过来但是陷入昏迷。

        ……

        而案件方,正如安毓熙所料,阳冬案要翻供。

        翌日,盐城女子监_狱。

        安毓熙独自一人如约而至,阳冬的现状比上次来还要再憔悴不少。

        “安律师,我姐姐情况怎样?”

        阳冬很焦急,这几天度日如年,她考虑了很多,沈罗的事,柳江的事……等等等等。

        “秦木把她救回来了!你放心!现在已经从病危病房转到普通病房,需要再做几次修复手术,万幸是并无生命危险。”

        阳冬听闻后松了口气,“那就好!安律师,沈罗的案子正常情况要判几年?”

        阳冬的问话让安毓熙添加了几分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按他的情况属于情节严重的恶性故意杀人罪,无期到死刑。”

        “能量刑吗?”

        “量刑也要10年以上,你叫我来只是想打听这些?”

        “不是,我想……和你说说那晚发生的事……”

        那晚,就是三年前小米被害的那晚。

        阳冬眼眶湿润闭着眼开始回忆。

        “沈罗有心理病,一喝醉有时候就发病,他清醒的时候对我挺好,人挺实在也勤快,除了喝酒没啥大毛病。

        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是在我们领证当天,他多喝了几杯,那时候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突然很凶地骂我,然后将我推到掐着我的脖子,当时我使劲甩了他一巴掌后他醒过来才松开手,过后他对我道歉,那次之后他就没怎么喝过酒,日子也过得平实。

        我们俩只领了证没有办酒,他对这事总说对不起我,等到小米出生了,他很努力也很上进一天做几份工都是为了给小米更好的生活,攒了几年的钱本是打算给小米长大后娶媳妇买房子用的,也不知他是被哪个流氓亲戚骗了,拿着钱去赌后输个精光回来。

        那以后他就总喝酒,也不再听劝,直到那天晚上……两个女儿去奶奶家睡,因为家里那几天发现有老鼠跑,我就留着小米一个在家,自己跑去买鼠药,店家叔说刚好没货了就没买着,回去后发现家里东西被摔得乱七八糟的,看到沈罗的鞋子我知道他回来了,每次喝醉了回来总要把家里摔一次。

        我知道他心情不好,有得发泄就算了。”

        “他喝醉后经常打你骂你吗?”

        “也……不常打,他之后清醒了都有道歉,还写了很多保证书。”阳冬笑着说,但这个笑容让人看着很心疼。

        她还在为沈罗找借口找理由开脱,新婚之夜都差点被掐死,平时喝醉打人手劲怎么会轻,保证书如果有用就不需要写那么多,自欺欺人罢了。

        “他因为什么要打骂你?”

        “我……我在嫁给他之前,喜欢过一个人,那时家里父母不同意……”

        “柳江是吗?”

        “是柳江的弟弟,柳海……”阳冬哽咽着说:“我和姐姐同时喜欢上柳家兄弟,姐姐喜欢柳江,我喜欢柳海,但我知道爹妈不会同意我们……所以一直不敢提。”

        “柳海?那怎么阳海说柳江上门提亲被阳天伯打了?”

        “我也不清楚,当初柳江上门说要跟我提亲,我也吓一跳,那件事我至今还没和姐姐解释清楚。”

        “所以,阳海以为你也喜欢柳江就主动退出了?”

        “姐姐为了家里任劳任怨,我妈死的早,家里大小事从小都是她在照顾,即使嫁给陈韦哥也没停下。”

        阳海喜欢柳江,柳江喜欢阳冬,阳冬喜欢柳海?好复杂的四角关系,赶上狗血剧了。

        “提亲的事过去好多年,能和沈罗没什么关系?”

        “我在家一直和爹妈拧着,我想等柳海回来。那年我28岁,邻居家的伯伯要去京都探亲,看我天天发愁,可怜我的缘故就带我一起上京找到柳江,那天找到柳江时已经晚上10点多,他带我去开房……”

        “他欺负你了?”

        “他说陪他一夜就带我去找柳海……”

        安毓熙听罢摇摇头,心里百味杂陈。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