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天圣山-> 第四十二章 重任在肩
第四十二章 重任在肩 作者:南都夜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0
  •     孙画策虽然安全回家了。但松林村那么多不能回家和无家可归的人该怎么办?年长的如石山多、米嫂,年轻的如汪云长、董晓贝、皮大海,其实还有夹在中间不知该去向何方的我。

        据说张野果一案的重新侦查审理,是由他哥哥张野山出国引起的,张野果的儿子在国外,兄弟俩有联手向国外转移财产的良机,还有里通国外的重大嫌疑,上级公安机关担心他们的安全,以防有人通风报信或者暗中串供,已经把张野果转移到了异地看管。

        突然我想起了长大后弃我而去的女儿,我与她已多年未通消息,现在我急切想去看看她,哪怕悄悄去看她一眼,再回来,也值得。

        就在我即将要离开松林村的时候,传来两个让人意料不到的好消息——新的《土地管理法》通过,市上决定成立天圣山开发区,积极试点新《土地管理法》的具体实施;孙画策升为副县长,同时兼任天圣山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这样的好消息,对叶依乔来说,好似晴天霹雳!还沉浸在丈夫安全回家的她一脸惊愕,根本转不过弯来,“刚回来,为什么又要下去?而且还要回到那个让人生不如死的是非之地去?”

        “依乔,茫然四顾,我深感岁月已晚,应当珍爱家庭,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但我脑海里时常浮现出一排排逆风而生的天圣树,也许我内心里也长有这样一颗大树,坚守在松林村深处,我不回去,就会舍弃精神上的家园,回去把天圣山开发区搞起来,除了我们的小家庭,我们还会拥有一个更大的精神之家。”孙画策柔和地安慰着爱妻。

        “除了我、女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松林村的哪个人和你有血脉关联?松林村败了、死了、活了,与你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为何要去做这些毫无价值和意义的事?”

        “要是乡村都凋亡了,我们呆在城里还活得下去?我们去挽救农村,就是在挽救我们自己,也是在挽救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认为我们和农村没有关系,现在不去,等到雪崩来临时,一切都晚了。因为雪崩发生前,每一片雪花都说和自己无关,但正是无数片自认与己无关的雪花合谋了一场雪崩。我们的生活都如一条小溪,平时都在若无其事地流淌,突然有一天当洪灾袭来时,也许每一条小溪都说和自己无关,但正是这无数条小溪合谋了一场泥石流,把我们和小溪一起掩埋……”

        在召开天圣山开发区成立大会之前,孙画策特意回了一趟松林湾。在初步摸清松林村现状的基础上,孙书记给大家分析讲解了新《土地管理法》的重大意义——修订后的《土地管理法》彻底打破了农村和城市的深沟壁垒,城市和农村日益严重的二元化问题将会逐渐消解,城市与农村的双向通道已经打通,乡村振兴大有作为,城乡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局面即将到来,我们天圣山开发区将在这方面进行率先试点。以前,城乡之间是一条单行道,城市可以随便进出但不能随便落户,而农村却只许出不可进,造成了绝大多数农民只能游离在农村与城市之间,即使进城务工,也只能成为边缘化的农民工,很多人不知家在何处,下一步该往何处走。农民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农民的父母成了空巢老人,我们松林村成了一艘载着老弱病残的破船,既找不到航向又堵不住漏洞……这样下去,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确实进行得很艰难,好在《土地管理法》修正案通过了,并已颁布实施!现在国家已经打破了城里人进入农村的壁垒,农村和城市之间基本实现双向互通,制约农村发展和乡村振兴的问题已经迎刃而解!按照新的《土地管理法》,土地就是股本,你们就是股东!既可以独立耕种,也可以统一流转,既可以引进企业搞现代农业,也可以集中部分土地搞特色产业。接下来,我们会将扶贫攻坚与乡村振兴同步推进,在法治的基础上实现村民自治,形成既具传统特色又有现代理念的乡村文化,到时农民公寓、乡村别墅、健身绿道、村民文化活动广场、滨河公园都会一应俱全,同时实现城乡一体、互助互补、协调发展。各位父老乡亲,接下来我们一定要甩开膀子加油干,不光我们松林村,我们天圣山开发区一定能闯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由于要到县上参加启动仪式,天圣山开发区的各项筹备工作千头万绪,孙书记急匆匆要赶到县上去,大家既舍不得他走,又希望他早点回来。开会期间,孙书记给我发来一条有意思的信息——“听说你已经离开,我已安全回家,也回到了松林村,而且会让更多的人安全回家,你这个大腕会回来吗?”

        以前,我没有回来,其实是想掩盖自己的虚伪与自卑,或许在别人看来,的确有点耍大腕的做派。而今,连皮大海都有所转变,我确实不应该再虚伪下去了。想了很久,我向身为副县长的孙书记回复的是——“我想去把还没回家的人找回来,比如石山多、汪正芳、田再生、米嫂、兰晓芸,还有汪云长、董晓贝、你的前任,甚至还包括石营长……”

        特别是石山多和汪正芳,找到其中一个,我都有太多的话想讲。就在我去往外地的路上,大哥突然在电话上告诉我——兰晓芸你就不要去找了,人家现在是hu(fu或gu)shizha

        g了!接着,我在电话这头听到一阵浓浓的酒味,然后是嘟……嘟……嘟……的盲音,电话断了。正在参加同学会的大哥太忙了,兴许他遇到周姐了,还有更多话题需要面对。大哥留给我“hu(fu?gu?)shizha

        g”几个吐字不清的话音,让我半天摸不着头脑,不清楚我暗地里一直想找的人——兰晓芸——现在究竟是***长还是副市长?或者已改换姓名叫股市涨?

        不,我要回去看看张野果,一定要弄清楚他是如何被关进去的,希望他早日走出别人和自身的阴影。恍惚之间,田老鼠回来了,汪正芳回来了,张野山也回来了,他们都说找到了石山多,年迈的石山多正在想方设法打探石营长的下落。不仅如此,据回来的人说,外地有个副市长,那个人看上去很像兰晓芸……这怎么可能?

        我仿佛带着兰晓芸,在天圣山艰难爬行,一边扯着野草,一边寻找着神勘洞……

        我带着愧疚的心情许下心愿,回去后一定要独自去爬一趟天圣山,走进神勘洞,在山圣神母雕像面前虔诚忏悔;走出神勘洞后,我一定要拥抱栽下的每一棵树,请天圣果园,把我这颗自私的心深深埋藏,还我一颗赤子之心,献给松林湾,献给天圣山,献给正在寻找家园和准备回家的人!那些想出去的人能够出去,想回家的人正在回来,还有那些曾经无家可归的人也纷纷来此落地生根!

        我仿佛看见叶依乔带着两个孩子来认识这个世界,看看冰雪如何融化,看看大地如何醒来,大树如何吐出新叶,看看我们如何为松林村的沟谷带来欢声笑语……此时画策正带领着大家奔走在松林湾和天圣山之间。曾经被打乱的松林村一派祥和,天圣山生机无限,周围正在振兴起来。他们正在营造一个崭新的文明和生态,会给子孙后代开发出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