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天圣山-> 第四十一章 徘徊在家门口
第四十一章 徘徊在家门口 作者:南都夜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0
  •     回到松林湾,很多老百姓向我打听孙书记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不回来,咱们咋知道松林村下一步该如何走啊?我沉默着,什么也没说,对此,我心里也没底啊!

        照理说,田再生早该回来了,结果田再生不仅没回来,连大红和二红都跑出去了。据说他们已经找到了米嫂的下落,被人贩子拐卖到了外地,米嫂在外地已经当了祖母,怎么能说走就走呢?现在田老鼠正带着大红、二红两家还有米有田等大小老鼠找鼠妈妈或者鼠祖母去了,不知米嫂在那边还繁衍出多少鼠子鼠孙啰?

        张野山怎么没回来呢?亲兄弟身陷囹圄,他还呆在南方干什么?难道他真为孙书记买了房子?听说张飞地兄妹正在上下活动、飞来飞去,想方设法要解救叔父张野果。这么重大的事,张野山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远在南方的大哥告诉我说,张野山住在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有宽宅,有豪车,儿媳很体贴,经常带着孙女陪他散步逛街品美食。他主要跟儿子张飞地住在一起,老伴汪从芳住在另一个城市女儿张小妹家里,他俩要十天半个月儿女们耍假时才能聚在一起,加上儿子经常外出飞来飞去,他平常还是挺孤单寂寞的,就经常给孙女讲神勘洞以及天圣母和石山多的故事,最初还经常告诉孙女,曾祖张得民经历了哪些艰难困苦,后来又是如何解决温饱问题的。好在孙女对他很亲热,对这些“原始文明”很感兴趣,在听完这些故事之余总是耐心地教爷爷玩手机和使用高科技。有孙女的依偎和陪伴,野山爷爷十分享受高科技带来的便捷和乐趣,成了一个虚心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不懂就问孙女这个小老师。在孙女加儿媳的滋润和教导下,他不仅衣食无忧,还会上网购物发抖音玩游戏,尽情地享受着现代生活,在南方都市换发出不少青春活力,逐渐活得像一个老顽童似的,很快就忘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今后会到哪里去,很快就把松林湾和天圣山的“原始文明”抛到了一边去,也把寻找石山多的事情忘在了九霄云外,让孙女独自去猜测关于曾祖和神勘洞的原始问题。大城市的一切让张野山倍感新鲜和好奇,他先是在小区附近散步熟悉道路和街区,然后开始骑单车看风景游公园,熟人多起来以后就呼朋引伴坐地铁逛商场跳民族舞,还经常和大叔大妈结伴郊游吃农家乐。有一阵子他甚至想去学车,儿媳和孙女都支持,只是由于外地身份证和户口的***最后只好作罢。在孙女的引导下,学会了上网聊天刷微信后,他就经常翻手机发朋友圈模拟着俯瞰全世界。在翻看地图的过程中,发现还有那么多地方没去过,他居然还没到海边看过海更没有出过国,况且这座城离大海并不远!他突然倍感伤心和失落,厌倦了这种苟且慵懒的生活。恰好,一群大爷大妈正在组团要出国,不仅能看海还能潜水海底世界呢!张野山一听,非去不可,那还用说,儿子儿媳也非常支持他出国去走一趟。就在他刚出国时,张野果就出了事,张野山正在上天入地***遨游海底世界,怎么赶得回来呢?

        该回来的没回来,不该走的又走了!皮大海也不见了身影,据说是出去找前任和董晓贝去了,也不排除去找汪云长的可能。只有把这些人找回来,松林村才能结束过去、开辟未来!更为重要的是他想彻底厘清皮、张两家祖孙三代产生隔阂和仇恨的历史背景与社会原因。因为他回来生活工作在松林村,得以全方位接触和学习到松林村不断在进化和退却中徘徊的历史,拨开了一些以误传误人云亦云的迷雾,到现在为止他也没弄清楚他爹瓜皮帽当年是因何跌下高坡而逝的。很多时候,人会陷入一种真相不明的困境,不得不另辟一条与历史和解的新路。

        是走还是留?留在松林湾,采访深入不下去,也许真相根本就没摆在这里。我很想就此回去向上司复命,上司给我的回复就两个字——“坚守”。如何坚守,焦虑之中,我给孙画策发去一条信息——“孙书记,松林湾的老百姓在等你,我相信你会回来,也会安全回家,而且你会让更多人安全回家!”我以为孙书记会给我一个回复,让我看到坚守的希望。但几天下来,孙书记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据说张野果涉嫌黑恶势力犯罪正在调查走程序,孙书记作为保护伞的嫌疑也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

        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发展与创新,乡村的外部环境和内在关系都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同时很多机制被逐利者推搡着,被市场消化逐渐背离它的初衷,变成一桩桩赤裸裸的权钱游戏。在有些地方,前段时间还是花团锦簇、欣欣向荣的美好村落,转眼间就成了晚钟正在敲响的破败之地。有时一场暴雨、一阵雾霾、一次地震就会暴露出平常视而不见的深层危机,打破许多歌舞升平的幻象。这些不仅应该让狂魔者警醒,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清醒,拿出行动进行自我拯救。如此,松林村的扶贫攻坚与振兴才可能迎来实质性的突破。

        曾几何时,权力在手,便一意膨胀,无所不能,翻覆之际,无所顾忌。很多事,给点好处镇长村长就办了,上级和群众都被蒙蔽着,不知正路在何方,公器为何物。难啊,世间事自有轨辙,行云行雨,要死要活,不待人谋。但凡权力操作,重点开发,集中安置,喧嚣一时,却难长久,人心向背,此一时彼一时,又岂是权力所能左右。身在黑夜,水在流,心在吼,就看你想办法没有?

        “我宁愿被明火执仗的抢夺,也不愿不明不白被关在这里被羞辱!在这些人眼中和手中,法律算什么?就是一纸空文,就是手中的一个玩物,就是一个他们搞鬼的工具和在世人面前进行肮脏交易的遮羞布!”在前次采访中,大红曾经这样跟我说过,有时,一场打劫的风暴过后,只见伤痕累累的大地和破败的家园,还不知道那些明火执仗趁火打劫的抢夺者是谁。

        在上司的疏通下,当我再次见到张野果时,他拿着张瞎子的照片,嚎啕痛哭。因为自己和父亲长期担任松林村的基层干部,有些人对他们怀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在松林村的这几十年中,他几乎跑遍了附近的旮旯角落,在当选为村主任那一年,他就确定了此后不再离开松林村,要和父老乡亲守护好松林湾和天圣山,并帮助他们脱贫致富。但越到后面他发现这个目标离自己越来越远,留下来很艰难,在哥哥野山走后不久,他也想走出去的,但还是坚持着留了下来。

        好在不久神秘的汪云长回来投资开发果蔬产业并养殖海驼,村民们看到了新的希望,积极参与,他张野果一时豪情万丈不仅想带领大家脱贫致富,还想一鼓作气解决松林村很多积重难返的问题。哪承想,脱贫致富没搞成,汪云长还卷款逃跑了。大家知道,汪云长小时候基本是张野山养大的,也相当于张野果的干儿子,汪云长与张野果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特殊关系,好些人都想把张野果搞下去。好在孙书记来得及时,关键时刻,找到米有田回来救了急,那些人对张野果的怨恨才没有爆发出来,暂时被掩盖了下去,张野果仿佛也看到了一线转机,和孙书记一起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招商引资,结果把自己招成了一个长期危害一方的黑恶势力,把孙书记招成了他的保护伞。

        我很想再次去找孙画策,希望和他一起厘清这背后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关系。几乎就在同时,叶依乔给我发来消息——“孙子”又被喊了进去,你快来帮我想想对策,出出主意。

        当我再次见到叶依乔氏时,她已挺着一个大肚子,她怀疑孙画策被折腾过来折腾过去,不光是松林村的问题,说不定还有市上县上的人在搞鬼。依乔回忆起孙画策在市上的一些经历。前些年高铁开通了,又准备修地铁,市里的变化真是日新月异。随着城市的发展,画策所在的部门越来越炙手可热,局长要管的事太多,要考虑的问题太尖锐,要协调的关系太复杂,于是就把很多日常工作和具体事务安排给孙画策这个科长处理。一个平常在市里不起眼的小科长,转眼间就成了大权在握的重要人物,曾惹来一场家庭风波。炙手可热之初,画策思维清晰、精力旺盛、力拔千钧,干出了不少成绩,赢得不少掌声。好像他很快就找到了那种发号施令、威风八面的感觉,很享受那种前呼后拥、一呼百应的场面。一时间,到处圈地拆迁,到处都是建筑工地,新房不断耸立,城市不断扩张,他觉得只要胆子大,很快就会现代化!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他很想让红旗漫卷西风,让人类升上太空。于是他基本放弃了家庭责任,把单位作为家庭,吃住均在办公室进行,通宵达旦地研究工作。跟着局长成天跑现场,下基层,瞎指挥,胡折腾。那时局长做决策很快,但态度改变也很快,在部下的吹捧中,局长认为自己很有水平已经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孙画策跟着也处于一种飘飘然的状态。权力带来的***与陶醉远比家庭的琐碎美妙。看见他成天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认为这个城市离了他就无法运转似的,我非常担心,这样下去,他不仅不会走进人民大会堂,说不定还会走向努力奋斗的反面,把他和整个家庭都葬送了,这可如何得了?

        在那紧要关头,他根本听不进我的善意提醒,直至到了要离婚分手各奔前程的最后时刻,他才从迷醉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这样下去的危险,既兼顾事业又回归家庭。后来,他在工作中不断对冒进的政策进行调整,经常站在群众的角度看待问题与思考问题,也对局长的冒进提出善意的建议和及时的劝谏。于是他做决策开始变慢,工作的节奏也随之变慢,慢得越来越跟不上局长的步调与指标。所以不久就把他下派到松林村去了。依乔感叹道,画策这个人,目前还没有脱离实际,在仕途上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冷遇,正好可以回归家庭,享受亲子时光,和我共同呵护二孩的诞生,给我和女儿天伦之乐的浸润,但他似乎已淡心,远没了当初让我给他生一窝孩子的***。外在的原因可能是陷在松林村的烂事中抽不开身,内在的原因可能是他听到了局长出事的风声。所以请你一定要为我们想点办法,让画策早点安全回家吧?你怎么还会想方设法让他再回松林村啦?

        “方舟大哥,我太忙了,也太累了,成天忙了家庭忙学校,不仅连女儿没时间照顾,有时连我自己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法顾及,我打算辞职不教书了。”

        听到这里,我感到无比矛盾和内疚,面对老公突然遭遇的变故和打击,叶依乔既要教书又要孕育二胎,同时还要撑起整个家庭、抚育年幼的女儿、解救丈夫,换成其他人,也许早已耗尽了精力丧失了热情,但她目前还挺立着,其内心是多么强大和坚韧啊!面对叶依乔,我羞愧得无话可说。

        “现在情况这么吃紧,我怎么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退缩,这个难关我会独自挺过,也不会给孙画策添乱,”依乔说,“现在你在采访中发狂不说,很多人都在发狂,还要逼着孙画策发狂,难道我也要跟着发狂?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孙画策,请你转告他不要再去管松林村和别人家的事了,我只要他能安全回家就行。”

        我终于有点清醒了,为何现在还是孤身一人。我想起妻为何要将我逐出家门?每当我与她发生争吵时,就看见幼小的女儿睁大眼睛在打量着我,那时我就特别想逗逗或者抱抱她,女儿也总是热情地投入我的怀抱,由于不会带孩子,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把幼小的女儿带哭,引起老婆的埋怨还不要紧,关键是我既换不会洗尿片,又不想煮饭弄菜,一个在外威风八面的媒体人回到家里怎么就成了一个废人和一个多余的人呢?失落之余,我总是回到办公室去写稿,或者到外地去蹭热点抢新闻,在工作中去寻找价值和平衡。那时,在媒体界虽然混出了点名堂,但每当回到家庭,面对妻子和女儿,我内心又特别愧疚和矛盾,在挣扎中我经常提醒自己,一定不要背离家庭,但还是越走越偏。长此以往,妻对我不闻不理不说,还认为我和她的爱情已死,等女儿高中毕业后,立即和我离婚,像刺猬一样把我逐出家门……害得我从此以后不敢再涉足婚姻建立家庭。的确,人不能太痴迷,工作不能太疯狂,不能偏离家庭的轨道太远,否则人性玩没了,就会无家可归。

        面对叶依乔的现实处境,我曾经遭遇的家庭变故又算得了什么?面对家庭和事业危机,很多时候,看似高大的男人比一个柔弱的女子要渺小和软弱许多!我该如何出主意想办法?无计可施的我,只好安慰叶依乔说,“让我找上司想想该怎么办吧。”

        几天之后,孙画策终于出来了,据说组织即将给他安排重要的工作。这相当于对孙书记的审查已作了结论,他在市上和松林村工作期间没有犯错,也不可能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估计叶依乔也已如释重担,正与劫后余生的“孙子”享受着天伦之乐,呵护着新生命的诞生,畅想着未来美好的家庭生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