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天圣山-> 第三十一章 生育难题
第三十一章 生育难题 作者:南都夜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0
  •     反正都在一个队里,还不用修房子送彩礼,张瞎子高兴万分满口同意。于是从芳与野果很快结婚办喜事,不到半年小两口就生下一个男孩。又有了一个孙子!高兴之际汪部长取名叫“汪飞地”,其实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个孩子是汪从芳和张野山在天圣山那块飞地上孕育出来的。张野山建议说,不如叫“张飞地”更霸气,一则“张飞”正好是“云长”的兄弟,二则这个孩子姓“张”免得别人说从芳已经养了两个孩子。汪部长觉得不错,就采纳了野山的建议,其实张野山还是玩了点心计,孩子姓“张”不姓“汪”,那还是有讲究的,说明他这个上门女婿并没有改换门庭认汪为父,依然姓“张”属于张瞎子家另开门户重开张,他张野山入赘汪家并没有掉价还是很有脊梁骨和尊严的!汪云长的运气真不错,还赶上了吃汪从芳奶的大好时机,和表弟张飞地一样,长得白白胖胖的。一时间,汪部长带着两个异姓孙子,欢喜无比,就等着长女汪正芳回来认孩子。

        很快,汪从芳又怀上了孩子。为何送子观音对她这样眷顾呢?关键在于人家两口子都是进过神勘洞的!汪从芳年龄还不到二十,下崽的频率怎么这样密集?加捡来的都有两个男娃了,怎么接二连三还想生下去?这是严重违反计划生育的,必须坚决制止。大队长老瓜皮在天圣坡改土造田得不到支持,捉拿石山多又多次失利,当大队长总要干出点看得见的政绩,所以他那段时间抓计划生育特别积极。看见汪从芳挺着个大肚子,就亲自来做动员工作,你年纪轻轻,还没到法定婚龄,就有两个男娃了,未婚先带、未婚先孕照理说都是不合法的,我们大队上都没有为难你,怎么现在又怀起了呢?你看现在都缺吃少穿的,再生下来,既苦了大人,也害了孩子,趁现在时间还来得及,赶紧去引产刮掉肚子里的东西,大人娃儿幸福一辈子!在这件事上,汪部长不好再跟公社和大队部的人唱反调,毕竟自己还是在职的党员干部,基本国策哪敢阻挡?

        这天,张野山上天圣山去了,老瓜皮带着计生执法人员悄悄来到队上,不声不响就把汪从芳抓走了,说是让她立即去引产刮掉肚子里的孩子。张瞎子知道了,带领一群人飞也似地追去,终于在堰塘湾成功拦住挟裹着汪从芳匆忙逃窜的老瓜皮一行。

        张瞎子和老瓜皮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大庭广众之下互不相让,靠的就是机智和胆识,于是两人都尽最大马力开动自己的宣传工具尽情飙戏,借自己的一知半解和嘴皮糊弄不明真相的群众——

        “汪从芳是我张家的儿媳,她一没偷二没抢,你有什么证据?凭什么把她抓到公社去?”张得民还很有点法律意识和维权常识。

        “一安(环)、二刮(宫)、三结扎,这就是计划生育的办法,汪从芳都生了两个男孩了,照理说早就该把你家张野山弄去结扎了,但现在只是叫汪从芳去刮,你都不支持,难道非得把张野山弄去结扎吗?你张瞎子还是生产队长哟,这些政策难道不懂吗?”老瓜皮以守为攻,的确很懂斗争哲学。

        “生了一胎只安环,生了二胎才去刮,现在我家从芳只生了一胎,为何要弄去刮?你这个大队长太没有政策水平了吧?”没读多少书的张瞎子不愠不火,竟然还会钻字眼了,也许这就是长期当生产队长磨炼出来的功夫。

        “‘二刮’的意思是怀起二胎就要刮,哪里是生了二胎再去刮?你张队长不要乱宣传哈,现在我们大队经济发展不起来,有很多人连吃饭穿衣问题都难以解决,还生那么多人来干啥子?粮食和经济要搞上去,人口必须降下来!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噻?作为生产队长你本该带头执行计划生育的,怎么还来这里拦路堵截呢?”老瓜皮讲起了大道理,想吓唬张瞎子,顺便糊弄一下老百姓。

        “这些年,生产没有搞上去,并不是因为人口太多,主要是走了不少弯路,交了不少学费,现在我们好不容易聚集了这么多人力,只要选对了路子,粮食和经济很快就会搞起来的!这和生几个孩子没有多大关系。”情急之下,张得民也会讲点硬道理。

        “全公社的人都知道汪从芳养了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叫什么……汪云长,小的那个叫……叫……张飞机,按你说的‘生了二胎刮’,那我们现在叫汪从芳去刮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虽然慢了半拍,但老瓜皮终于对张瞎子“二胎刮”的解释反应过来了,有点暗自得意。

        没想到掉进了自己预设的话语陷阱里,张瞎子被杵得没了言语,还有点脸红筋胀的。看来他的确不适合当大队长,也不是现任大队长的对手。

        “谁说我生了两个孩子?我只生了张飞地,汪云长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谁信呢?反正你已经养了两个孩子,现在弄去刮,那是必须的!同志们,不要怕,政策都跟他们讲清楚了的,把汪从芳抓起走,出了问题我负责!”

        “谁敢把我婆娘弄走?老子就叫他把这些雷管吃下去!”正在此时,一脸绯红、怒发冲冠的张野山提着一把雷管赶到,活像张飞他爹,实际上也差不多,是“张飞地”他爹!

        “张野山,你不要冲动哦,不要乱来哈,道理我们会给你讲清楚的,要是你没管住手上的雷管,你的两个孩子都没了爹,汪从芳也不知道跟谁去?”老瓜皮还很会采取心理攻势。

        听了这一席话,张野山跌坐在地,哭喊道:“老天啊!你还让不让人活下去?”

        “张野山,不要怕,咱们只有一个孩子张飞地,那一个孩子姓汪,叫汪云长,你姓张,汪云长怎么可能是我们的?”没想到,关键时刻汪从芳心思还这么细腻!你不得不佩服张野山将孩子“汪飞地”改名“张飞地”时不光动了心机,还未雨绸缪远观到了这一步棋!

        正在洋洋得意的老瓜皮帽一时也有点语塞,“那……那……那个孩子是哪个的?反正你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肚子里这个无论如何都是必须刮掉的!”

        “亏你老瓜皮刚才还说大的那个叫汪云长,人家姓汪不姓张,张野山怎么会是他爹?我和野山现在只生了一个孩子,你凭什么?凭什么要把我抓起去?”

        没想到,老瓜皮的大道理在一个弱女子汪从芳的面前竟不堪一击,“那你得说清楚,那个孩子究竟是哪来的?如果是兰大鹏的,不如送到兰家去,这样一来,你和张野山确实只养了一个孩子,现在的问题就可以从宽处理。”简直难以预料,老奸巨猾的老瓜皮这里还藏着一步棋,想为他姐姐兰大妈要个传宗接代的孙子。

        “汪云长姓汪,不是兰家的!”张野山跳起来向老瓜皮帽吼去。

        “那……那……那个孩子算哪家的?看来必须把汪从芳弄去刮了!”老瓜皮软硬兼施,还想来个防守反击。

        “那个孩子是我的!”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句响亮的声音。冷不防,半路上又跳出来一个人,不知是来救场的还是来搅局的?这个人会是谁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