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天圣山-> 第四章 初识天圣山
第四章 初识天圣山 作者:南都夜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0
  •     既然你们知道了海驼骗局是由汪云长引起的,那我汪云长就先出一下场,来客串几句。我叫汪云长,是我小姨捡回来的,命运跟米有田有些相似,没有依傍着父母生长。但米有田比我幸运,已经找到生父了,我还不知道生父是谁,但愿我能尽快找到我的生父,弄清我的身世。

        其实我汪云长就是栽在海驼养殖这个项目上的。当初我的确想通过这个项目把我们松林村建成全市第一村,在鼎盛时期,我还想通过这个项目包装上市圈钱的,也得到了市、县领导的首肯和支持。正因为如此,我才卷进了一场非法集资的金融骗局,不得已才带着董晓贝跑路的。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海驼养殖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以为只要继续养下去,村民赚点小钱肯定没问题。不知这是否算好心办了错事?由一个能人突然变成了一个窝囊废,我尝尽了人世间的艰辛和凄凉,目前带着董晓贝还在东躲西藏。你们肯定想知道我和她之间的绯闻吧?更想知道她的肚皮是谁搞大的吧?这些八卦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给你们讲,现在我希望尽快弄清海驼真相,争取能东山再起,尽快回到松林湾来。当初在生意场上很多人都在吹嘘海驼这个项目,不知不觉中我就被人忽悠进去了。现在我才知道,海驼就是一种极普通的豚鼠类动物,连海驼这个名字都是别人无中生有杜撰出来的!骗子们给它取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后,冒充十分宝贵的珍稀动物,把海驼吹得上天入地,说什么海驼药效奇特,毛皮金贵,肉质鲜美——在高档餐厅和酒店堪比燕窝鱼翅,高端人群消费必备!海驼全身是宝,被誉为肉身黄金,所以种驼是相当昂贵的,但养殖成本低,繁殖能力强,资金回收飞快,经济效益超高!特别是走在前面的,卖种驼那是相当赚钱的!当时的种驼贵得离奇,在卖家狂轰滥炸的宣传面前,我还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在孙书记前任的支持下,只买了二十多只种驼回来,一年下来就繁殖到了几百只,这样一算利润相当可观!于是,我就到市、县找前任和熟悉的专家官员咨询,他们告诉我如果办成规模的话,卖皮毛、黄胆和肉制品,形成生产线和销售链的话,基本上可以达到多快好省赚大钱的目的。前景如此诱人,在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下,银行贷款也很支持。我汪云长致富不能忘乡亲,很想把松林村建成全市第一村,成为当之无愧的带路人,于是又鼓动大家集资入股利润分红。大家快来养海驼吧,保守估计,半年就可收回成本,一年就可翻番,两年就可以让你的本钱翻两番,三年嘛……那当然是翻三番噻!翻三番是什么概念?——那就是你投进去的钱下了很多崽崽,变成原来的八倍了!于是很多人到处找钱借钱都要投进来,每个集资户少说也投了上万元,有的先后投了十多万进来。很快养殖场的海驼已经繁殖到上千头,为了扩大规模我们都舍不得卖出去,都希望这些海驼带着自己的钱繁殖更多的崽!没想到接下来种驼就不值钱了,那就把种驼留着继续下崽吧,正好可以帮助我们形成更大的规模,这样更容易形成生产线和产业链,那样来钱既多且快,那样才能赚大钱!

        另一方面,在别人的鼓动下,我利用市里的关系,砸了很多钱进去,想把另一个项目包装上市。没想到的是,那个项目失败了,资金链断裂,我回天无力,再加我发现了一个隐藏的秘密,不得不带着董晓贝率先跑出去。把果蔬基地和海驼项目毫不保留地交给了村民。我汪云长是真心实意想带领你们赚大钱和建第一村啦!不是我对你们不管不顾,而是兵败如山倒,我必须留得青山养点柴,以便东山再起好回来。好在孙书记来了,我还可以在外面继续东躲西藏去探寻那个隐藏的秘密,也便于揭开我的身世之谜。继续讲下去,就会有人来抓我了,我得去躲一躲,让我把话语权交给孙书记吧。

        狗日的,汪云长,你可把我孙画策害苦了!为了收拾你留下的烂摊子,我只有不忘初心,带领村民继续赶路,终于把海驼养殖规模发展到10000头以上!

        养殖规模上来了,原本以为可以赚大钱了,结果是梦想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海驼这种高端食材,不仅高档酒店餐厅不要了,连普通餐厅和大排档都推销不出去!难道高端人群突然就不吃燕窝鱼翅等滋补品了?也不喜欢用海驼这类黄金肉身来强身壮体了?跌下神坛,真相还原,一下就没人收没人买了,甚至连送人都没人要了!可怜我们连年辛勤劳作建立起来的养殖场啊!可怜我们饱含深情喂养的10000多只海驼啊!可怜我们勒紧裤腰带投入的资金血本无归啊!说什么海驼深加工产业链啰!说什么下更多的崽翻三番哦!说什么海驼肉质细嫩、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既有药用价值还有防癌补脑、延年益寿的功效哟!上至金领白领下至低端人群,为何一夜之间突然变了口味?都说你这个黄金肉身腥膻难闻易传染多种疾病,从当初的高档宝贝、珍贵食材一下变身为害人的毒品。怪就怪资本的疯狂加权力的任性,把原本籍籍无名的豚鼠包装得无比华美,把你捧得神乎其神,不少人都跟着群魔起舞,头脑中早已升起了臆想的幻景,哪管隐藏的实情与背后的真相。光环散去,真相摆在眼前,骗术其实很简单,当初为什么看不穿?原来我们既是被骗者也是行骗者,一起参与了一场众声合奏的骗局表演,大幕退去,最终显形的除了海驼的腥膻、骗子的烂心肺,还有我们自己的花花肠子和病态。

        海驼梦醒,松林湾一下又回到了从前,很多脱了贫的困难户又冒了出来,沈癫子、摇叫花、二驼子、三蹬子拖着病身,饥一顿饱一顿,冷一阵热一阵,还有很多人愁眉苦脸无所事事在眼前晃来晃去。我看着特别堵心,在海驼养殖上自己为何也跟着不冷静?当前的首要任务既要扶贫济困安抚民心,更要主动出击找准项目和发展路径。

        谁能再次扭转乾坤?我和张野果首先想到了田再生,只要他跟米有田吱一声,就能引进救命的项目和资金。张野果一个电话打过去,哪想田老鼠说他正在寻妻的途中,他的儿子这段时间也没有空。张野果很生气,认为田再生以寻妻为名,气都没跟米有田吭一声,故意不帮咱松林村,早已背离推举他当村长的选民。不是孙书记和我们,哪里找得到你儿子回来认亲?刚认了一个富二代,就跟着进了城忘了乡亲,你这个村主任就是新农村建设的逃兵!我猜想,全球金融危机日甚一日,说不定米有田也在过紧日子,就安慰张野果说:“这种事,我们本身也是去碰碰运气,但千万不能病急乱投医,况且米有田也不是包治百病的神医。”

        其实我的猜测是对的,当时米有田手上的几家公司表面很有业绩,暗地里也在艰难度日,既要寻找亲妈,还得报恩于养母一家,不能老是顾着我们松林湾对其他方面不管不顾吧。

        张野果叹气说,“说来说去,还是我们松林湾缺少资源,好在还有一个天圣果品牌,不如咱们慢慢来,把天圣果这个产业培育起来。”

        “张支书,你这个想法倒提醒了我,最近,我经常到天圣山一带去踏看,发现山腰一带崖石走向、沟谷分布、水流变幻很不一般,说不定隐藏着还没有发现的资源?”我接着张野果的话题发挥了一下。

        “孙书记,不瞒你说,你这个当官的既懂民情,也懂科学,不如找点关系来我们干塆塆实地考察一下,说不定还会发现点啥。”张野果说。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我也提醒你,咱们天圣山和青冈坡附近,特别是临近外县一带,坡多沟深石头怪,林木也不赖,说不定还能作出大文章来。”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我突发奇想。

        这样一说,我俩一拍即合。在召开村委会的基础上,同时也给镇领导请示汇报过,同意我俩进行分工突破——张野果主要负责果蔬基地开发天圣果,同时收拾好海驼养殖留下的烂摊子;我主要联系有关部门考察天圣山和青冈坡,停止药材种植,同时负责引进新项目搞好产业转型升级。在村民大会上,我有点激动,于是就拍着胸脯说:“乡亲们啦!我虽然生长在城市,但一直吃着农民兄弟的粮食长大,来这里就是为了回报父老乡亲,改造自己,报效国家,所以我一定会带领你们继续建设好新农村,不把松林湾打造好,我孙画策绝不回城!”

        这样讲话我自认为很真诚很感人,也许是由于遭受过海驼灾害打击的缘故,广大村民并没有爆发出***,情绪还是很低迷,干什么都提不起精气神。私底下好多人都已认命,咱们干塆塆的百姓生下来就是种地的命,还是守好自家的田土要紧,再好的项目也不要去引进,更不要去入股和集资,赚钱不成蚀了财不说,还经常担惊受怕,有时害得你连老命都要除脱。

        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受降水和低温的影响,天圣果出现了大面积的掉果现象,往年供不应求的有机蔬菜今年也销售不出去,烂在地里,既扎眼又堵心,严重挫伤了大家搞蔬果生产的积极性。于是,有很多人建议,把这些地重新分下去,各家各户想种啥子就种啥子。张野果一再做工作一再坚持,这些地,好不容易才集约起来的,设施齐全,又有大棚,又能滴灌,最好不要当败家子,只看眼前,不顾长远。现在蔬菜销售不出去,说不定明年就是菜蔬紧俏的时期,现在桥通了,路修好了,正是我们瞄准市场种植的黄金时期,大家一起献计献策,看我们种点什么适宜?说实话,汪云长当初搞的果蔬基地,我们干塆塆一直在受益,果蔬专业合作社我们一定要坚持办下去,再过几年,我们的天圣果发展起来了,肯定会产生不错的经济效益。在张野果的坚持下,果蔬基地得以保全完整,更多的果蔬幼苗栽进了土里,但海驼养殖场的烂摊子实在没有精力来收拾,只得先废弃在那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