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九千岁的团宠小妖精-> 第59章 找死,成全你
第59章 找死,成全你 作者:粉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8-02
  •     “喂,

        高枫然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用胳膊肘怼了怼身旁的男人。

        沈羡予远远站着,长身而立,无一例外看见了红鸢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格外嫌恶道:“无聊。”

        “哎哟,不要这么凶嘛。”高枫然乐呵呵道,“人人都道你享尽齐人之福,先是收了颜喜儿那个绝色美人,现在又有个俏丽女医纠缠,简直是……”

        “简直是什么?他们怕是都在嘲讽我,一个太监要这么多女人有什么用,哪怕被全世界的美女环绕,也是只能看不能享受,白瞎了那些美人罢了。”

        他似是自嘲说出这一番话,可高枫然却眉头紧锁,听下去了。

        “够了别说了,外人如何讨论关你屁事?他们眼馋说酸话罢了!”

        沈羡予笑道:“我自己都不在意,你干嘛这么义愤填膺的?进宫做太监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后悔。”

        “若不是当初***的无路可走,你也不至于……”

        高枫然无力地垂下双臂。

        “是我无用,还自称是你最好的朋友,在关键时候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走上这条路。”

        “自责什么?十岁出头的少年,如何争辩得过家里人。就算你父亲真的要帮我,我也是不肯的。争权一旦失败就是株连九族的死罪,我不会拉你下水。”

        高枫然不说话了,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肃穆。

        虽然跟沈羡予是好友,但沈羡予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一个上位者。不是盛气凌人,而是骨子里不容忽视的王霸之气。

        除去异于常人的机敏、聪慧和高深莫测的武功,他比所有人更豁得出去,比所有人更能吃苦。

        成功,绝不会是偶然。

        沈羡予琥珀色的眸子古井无波,冷冷道:“既然红鸢这么喜欢在本官这里晃悠,那就请她进去坐坐。”

        一直在装死的徐驰立马道:“是。”

        沈羡予残忍地冷笑一声。

        “自找的,就别怪我了。”

        ……

        是夜。

        颜喜儿望着黢黑的夜空,轻轻叹了口气。

        “沈羡予这么还不回来啊。”

        小珠珠悠闲地躺在颜喜儿的床上啃葡萄,嘴里鼓囊道:“去查红鸢背后的人了呗。哪有那么快?”

        ……这死猪。

        颜喜儿愤愤瞪向它:“喂,我说你还挺悠闲的啊!”

        “额。”小珠珠差点被一颗葡萄呛死。

        连忙肥猪打挺,把自己肥滚滚的身子支撑起来。

        心虚道:“哎呀~人家哪里悠闲了嘛。”

        颜喜儿猛一回头,恶狠狠地瞪着那头赖皮猪:“要不是你这个小垃圾还没修好系统,连个剧本都没有,我怎么会这么被动?”

        要是有剧本,颜喜儿就可以直接杀到红鸢背后之人那里去,直接替沈羡予收了他,从而获取沈羡予对自己的信任。

        “我这样怎么攻略他嘛!”

        “可是男主最近对你真的很好哎,又是送药方又是陪你给太后看病的,这不是有进展嘛。”

        呵呵!

        颜喜儿冷笑!

        她可不会轻易就被沈羡予这点小伎俩给绕过去。

        上一世她可是亲手毒死了沈羡予,这一世他不搞死自己也就罢了,难不成还会重新爱上她?

        那得多大的瘾啊,抖m也没有这么抖的。

        “因为被他认真的爱过,知道他爱我的时候是什么模样,所以我很清楚他现在根本就不爱我。”颜喜儿语气幽幽。

        小珠珠浑身一颤,“我从来没见过宿主这个样子,像个怨妇。你不会爱上男主了吧?”

        颜喜儿回过神来,一脸不可思议。

        “你脑子让人扣走唰脑花了吗?爱上沈羡予?你嫌我日子过的还不够糟心吗?”

        小珠珠“哼唧”一声,抱着自己的大脑袋不吱声了。

        它有预感,自己要是再多说一句,怕是真的要被颜喜儿拿去涮脑花。

        狠心的女人,她做的出来!

        小珠珠暗中吐槽:哼哼,你就嘴硬吧……

        “颜女官,沈大人找您呢。”

        门外有小太监低声召唤,小珠珠“砰”一声隐进空间中。

        颜喜儿扬声道,“哎,这就来。”

        从耳房走到沈羡予住的正殿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远远的便看见有影影绰绰的人影在灯火里。

        看样子……

        有好几个人。

        奇怪了,沈羡予的寝宫里从来没有这么多人的时候啊。

        他喜静,就连洒扫的宫女和太监,一次也只能进去两个人。

        满心疑惑,颜喜儿不自觉的紧蹙眉头,快步走去。

        “督主,这女人受不住,昏过去了,您看怎么办?”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