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盛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第六十六章 束手无策
第六十六章 束手无策 作者:逐梦剑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30
  •     “追!”

        顺着那道灰白的残影,肖元白携着花觅容飞身追去,余下的几人也没有再停顿,皆迅速的跟了上去。

        几个起落间,横水的城门就已赫然在望。

        只是城门紧闭,空无一人。肖元白与花觅容对视一眼,未再作停留,越过城墙便进入了城中。

        待众人一一落地后,皆被城中的景象吓了一跳。原本他们在城外时就闻到了难闻的气味,刚才一路追寻那残影也没有再把这气味当回事,此时一进城中,只见满地皆是断臂残肢,素日里贩卖的小摊子横七竖八的仍在路边,扑面而来的浓重臭味,直让人头中晕眩。

        几个王府的侍卫一时憋不住,立马对着一边呕吐了起来。

        “这味道如此之重,大家还是先吃了这药丸吧,不然长时间受尸臭干扰,也没办法找人了。”

        说罢,花觅容从袖中取出一瓶素心丸,递给了肖元白一粒,又把剩余的交给身后的妖娆女子,分发给了众人。

        “这素心丸会让人在几日之内暂失嗅觉,不过对身体无害,还有些清心静神的功效,吃了之后就闻不到这味道了。”

        一行人原本就被这臭味熏的难以忍受,如今听了花觅容的话,都纷纷抢着把素心丸吞咽了下去。

        吃完药丸之后,众人闻不到尸臭味,行动起来也方便了许多。花觅容尽量不看地上恐怖的残肢,随着肖元白一起,继续往城中走去。

        但一路之上,不但没有活人的气息,就连之前率先进入城中的季行荷影也没有遇上。

        走了一会儿之后,身后的妖娆女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哨响,这与在路上遇到太子截杀时,季行发出的哨响是一样的,想来应该是他们之间沟通的特殊暗号。

        但女子的哨声,却没有引来任何隐卫现身,女子与肖元白不禁都皱起了眉头。

        “王爷,这...”

        就当妖娆女子正欲要问时,前方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哨响。这声音虽然微弱,但一听到这声音,妖娆女子的眉眼立即再次明媚了起来。

        “浅鹤,去看下,务必小心。”

        “是。”

        那妖娆女子虽然对自己的同伴们非常担心,但仍然谨遵着肖元白的命令,此时一听到肖元白的话,一个飞身就冲了出去。

        此时城中如此景象,想要马上找到绿菊显然是不可能了。虽然心中悲伤,但如今情势严峻,也不是一意孤行的时候,略作调整后,花觅容与肖元白等人也在其后远远地跟了上去。

        浅鹤沿着哨声传来的方向疾驰了片刻,便折进了巷子中,肖元白武功本就高强,即使如今与花觅容一起,也并没有与浅鹤拉开多少距离。

        巷中空间局促,本就不如主道宽敞,花觅容与肖元白刚到巷口,便听到其中传来了激烈的金属碰撞之声。

        几人正欲快速的进入巷口,这时一个破败的小摊子底下,忽的窜出一个人影,扑住正对小摊的一个王府侍卫就摁倒在地,当场撕咬了起来。

        其他侍卫反应也是迅速,见同伴被袭击,立即拔刀向对方砍去,只是刀锋刚刚碰到那人,却铿锵一声被弹了开来。

        侍卫们显然没料到,这人竟如此刀枪不入,纷纷灌注内力提刀再砍,但地上的人只顾撕咬,却连看都不看,灌注了内力的刀锋也只是使那人稍微停顿了片刻,完全没有起到任何实质性伤害。

        就眨眼间这一会儿,被压在地上的侍卫就已没有了声音和挣扎,显然已是断了气儿。

        自己的侍卫,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生生撕咬致死,肖元白怒而抬手,掌风过处把撕咬之人掀翻在地,众人这才看清他的长相,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这勉强还能看出是个人样的东西,双眼突出,眼球就像马上要掉出来一样,布满了恐怖的血丝。麻布遮掩下坦露的胸膛异常精壮的膨胀着,但从衣着来判断,这明显就是横水的普通百姓染了疫之后的样子,只是这身板,饶是日夜苦练的将士,也不可能有这一半健硕。

        那东西被打倒在地,也不过稍作停顿,没多时便又一跃而起,冲着肖元白扑将过来。

        肖元白这一掌带着丝丝青气,其杀伤力如何,众人都心中有数,若是一般高手,硬接下这一掌也得心脉尽断,而如今打在这东西身上,竟然对它毫无作用。

        眼前发生的一切,不仅侍卫们难以置信,就连肖元白自己也皱起了眉。

        可眼看那人形的身影马上就要扑至肖元白跟前,几个侍卫也顾不得思考许多,齐齐灌了十成的内力,抬刀试图将它拦截下来,可那人形的东西不但坚硬非常,而且速度提升极快,生生滑着几把刀锋就跃了过去,肖元白只得再次出掌,这才堪堪击退了它。

        此时这东西还只是出来了一只,在这绵延无尽的街道上,还不知何时会突然冒出来多少。

        没有再作停留,肖元白带着花觅容与几个侍卫,纵身向巷中浅鹤的方向退去。

        花觅容边跑边回头,此时她看着地上虽已断了气,身体却还在不断抽搐的那名侍卫就好像看到了绿菊的样子,想到之前她还大言不惭的对荷影说,她与绿菊能自保,此时却只觉眼中无比酸涩。

        巷子并不长,没过几息便看到了浅鹤季行还有几个隐卫的身影,几个染疫的人正在与他们缠斗着,之前所听到的铿锵之声正是刀剑击砍在这些百姓身上所发出的声音。

        而一边石阶上斜躺着的正是一名隐卫打扮的男子,此时整个胸腔都被掏了个干净,垂落在一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特殊花纹的哨子,想来刚才那微弱的哨声就是他在临死之际吹出来的。

        “顾好自己。”

        随着肖元白的叮嘱,两人没有再观望,双双闪身加入了战局。

        一瞬间,火云缠绕着青风,乍泄而出,几个染疫的人都被震出了两侧巷口,众人这才有了一丝喘息的时机。

        “王爷,这些人好像根本打不死,如此耗下去,别说控疫,我们根本出不去横水。”

        平定了下气息,季行赶紧说道。

        “你你你...”

        就当几人都在皱眉思考之时,花觅容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名被掏空了胸膛的隐卫,却见早已断气的他此时全身肌肉像瞬间扩张了数倍般,又缓缓站了起来,有些龟裂的脸上,木然地挂着有些外凸的眼球,形状与之前的疫人已是一般无二。

        顺着花觅容的声音,众人这才注意到身后所发生之事,惊诧之余纷纷后退了几步。

        而就在此时,巷口的疫人也再次聚拢了过来,而打头的竟也是刚刚死去的那名王府侍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