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盛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第二十八章 怕是疼出了幻觉
第二十八章 怕是疼出了幻觉 作者:逐梦剑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30
  •     “来个月事能有什么好歹啊。你看古月国千千万万的女人,有几个人因为来了月事就出什么好歹了?”

        面对程如的担忧,花觅容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公子!快些,那大夫怎么还不来!”

        程如好不容易扶住了肖玉焱,眼见他心目中的天之骄子受到如此折磨,竟是生生急出了泪水,对侍从们嘶喊的声音也带着些许哽咽。

        “花觅容,你真是好本事,竟敢给我下毒,呵呵!”

        也不顾得再称呼花公子,直呼了花觅容的名讳,满头汗水的肖玉焱觉得砍她一刀都太便宜她了,恨不得立即生撕了对面的女人。

        他肯定是不信自己会来什么月事的,如今大夫来了怕是也无用,肯定是花觅容趁他不备下了什么毒。

        “你有证据吗就找我,再说了,月事没有解药,找谁也无用。”花觅容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对着肖玉焱挑了挑眉。

        她的确下了毒,但此毒也确实无解,但是中毒之人必须要经历一场月事般的痛苦。

        “呵呵。”

        放弃了最后的挣扎,肖玉焱已经不屑于跟一个死人说话,扶着腰慢慢的坐了下来,长长舒了一口气,那形态与初经月事的少女毫无二致。

        肖玉焱一张俊脸已经纠结在了一起,现在的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腹部一剑剖开,好像那样才能好好放松一下。

        “公子,大夫来了,快让大夫帮你看一下!”

        太子侍从果然也不一样,这么快就请来了大夫,看着那大夫被提着领子一脸懵的样子,估计也是不知所谓突然被抓来的。

        不过医者父母心,那大夫一看见瘫坐在椅子上一脸汗水的肖玉焱,立马凑了上去,号起了脉。

        “这....”大夫越号眉头皱的越紧,抬头看看椅子上的肖玉焱,又低头自我怀疑的看看自己手下的脉搏。

        两刻钟之后,满脸不可思议的大夫终于松开了肖玉焱的手腕。

        “这不可能,这....”

        “我家公子到底如何?”程如着急的问道。

        “这位公子....这位公子是月事之兆。”对一个大男人摸出这样的脉搏,老大夫都觉得有些惭愧。可他再三确认,确实是月事之兆,只能实话实说。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家公子怎么会...你连病都看不明白做什么大夫!”程如抹了抹眼泪,对着老大夫骂了一通,又说道,”赶紧把这大夫拖下去!”

        “哎,人家大夫说的没错啊,你怎么还讳疾忌医呢!”

        看了半天的戏,花觅容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老大夫拦了下来。

        “老大夫,这位公子月事如此痛苦,该如何调理呢?”

        “这.....月事痛苦,大致是体内寒气淤积太多所致,注意休息和保暖,另外可以喝一些益母...”说着,老大夫又再次回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肖玉焱,确定他确实是个男人,便一咬牙继续说道,“喝点益母草和黑豆水可以帮助排於。”

        “给我剁了他喂狗!”

        那肖玉焱半躺在椅子上,用力的捂着腹部,听见花觅容与大夫的问答,闭着眼睛吃力的吼道,吼完却又觉得腹部疼痛更甚,只得大口吸气来缓解一下。

        几个侍卫听了命令就要抓了老大夫下去,花觅容本就在大夫身边,此时正好把挡在了大夫身后,“天子脚下,肖公子如此残暴,怕是不好吧。”

        “那你替他就好了,谁喂狗都一样。”说着狠厉的话语,肖玉焱仍然闭着眼睛,若不是他此时满脸的汗水,倒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

        剁了啥的,只要不要把其他人牵扯进来,反正花觅容是无所谓。正要让那老大夫赶紧离开,却听手忙脚乱的给肖玉焱擦着汗水的程如说道:“去,把那大夫眼给我挖了,手脚剁掉,扔出去!莫得在这惹公子烦!”

        眼见那程如泪眼婆娑,已是哭了一脸,虽然饶了大夫的生命,却与肖玉焱的残忍不遑多让,花觅容皱紧了眉说了声:“谁敢?!”

        自己没带人马,只有绿菊,如今又多了个老大夫,花觅容只得又说道:“我给你解药,你好好放这大夫回去。”

        躺在椅子上的肖玉焱冷哼一声,睁眼看了一眼程如。

        “好,让他走。”听着程如的吩咐,几个侍卫后退了些许,老大夫吓得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

        “这毒没有速效解药。”眼看着老大夫的身影已经看不见,花觅容松了口气。

        “你耍我?!”肖玉焱从椅子上蓦地睁开眼睛。

        “我刚才就说了没有解药,虽不能立即止痛,不过,我可以让你缩短痛苦。”花觅容调整了下站姿,接着上一句话继续说道。

        “好,你很好!呵!”

        肖玉焱实在气极,感觉自己现下实在是听不得花觅容的声音,只觉得她一说话自己就耳鸣,这一刻他对这个人厌恶是真,耳鸣却也是真,难不成还疼出了幻觉。

        “让她留下药,赶紧滚!”

        把止痛药扔给了程如,花觅容也没有心情再继续逗留,带着绿菊离开了怡红院。

        “王妃,太子他也实在太残忍了,但如今我们惹了他,怕是他日后会找麻烦。”

        毕竟对方的身份是太子,在这古月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绿菊的担忧花觅容自然是理解的。

        “他想杀我,并不只在今时今日,惹与不惹没什么区别。”

        回想起之前的劫杀,花觅容用力握紧了袖中的手,看来这个太子,在不久的将来,真是要好好会一会了。

        而此时,在睿王府书房内,肖元白听着隐卫对花觅容在青楼所作所为的描述,不禁深深皱起了眉。

        “太子来了月事?王妃还真是有趣。”一边的季行也忍不住打趣道,看着肖元白递过来的目光,季行又赶紧收拾了下表情,继续站如木桩。

        “王爷!她连太子都敢戏弄,早晚有一天会给王爷您带来大-麻烦的!”跪在一边的荷影,此时却痛心疾首的开口道。

        “荷影!你怎么还不知错,不可对王妃无礼!”

        听着荷影对花觅容的不满,刚刚站好的季行不得不出言阻止。

        “王爷娶她只不过是为了飞云令,我为何要尊她?!”

        想想刚才自己在璃院的遭遇,如今还要到王爷这请罪,荷影满心的不甘。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