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综漫从和五河士道抢妹子开始-> 第四百五十五章 找机会赚点奶粉钱
第四百五十五章 找机会赚点奶粉钱 作者:洛木子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5
  •     林木的目光,投放在楼梯口上,那里有个身材高大的红发男性。

        “有点意思了啊。”林木的低语只有自己能听到。在他眼中,这就是一场好戏,他就是个

        甚至于这个世界,这个开放性任务,他都不甚在意,反正也没有头绪,不行就拉到,有机会就赚点次元币当奶粉钱……

        只要一想到那个粉嘟嘟的小丫头,再看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林木兴中就有种极度暴虐的感觉,现在他几乎不敢出手,害怕一下子点爆自己的戾气,收不住手,玩命屠杀一场。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水很深,那个LV5的世界等级就是证据,如果真那样的话,自己可能会栽在这里,这个是不被允许的,自己的女儿已经出生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着自己。

        如果没有那些人,他会无所顾忌很多,那样的话他早就找个机会完完全全的释放一次,战死拉到。

        ......

        上条已经尽了全力,但是光一架就让人觉得又重又有力的清扫用机器人,现在有三架,实在很难全部拉开。而且对付其中一架的时候,另外两架又会向“污垢”移动。

        即使是连神都能杀死的男人,一样无计可施。

        连这样的玩具,都没有办法对付。

        但是茵蒂克丝却没有嘲笑他。

        因失血过多而变成紫色的嘴唇,一动也不动。甚至让人怀疑,她是否还有呼吸。“可恶!可恶!”脑袋一片混乱的上条不由自主地怒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什么玩笑!你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个家伙干的!”

        “唔?就是我们‘魔法师’干的啊?”

        所以──这个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当然不是出自茵蒂克丝之口。

        上条用力转身,一副马上要上前拼命的姿势。电梯……没人。但是旁边的逃生梯口却站着一个男人。他似乎是走楼梯上来的。

        这个皮肤白皙的男人,身高将近两公尺,面貌似乎比上条还年轻。

        年纪……大概跟茵蒂克丝一样,十四、五岁左右吧。看他的身高,应该是个外国人。至于他的服装……则是如同教会的神父般,穿着黑色的修道服。但是找遍全世界,大概也不会有人相信这人是个神父。

        或许是他站在上风处的关系吧,上条跟他之间的距离至少有十五公尺,鼻子却已经可以闻到甜甜的香水味。

        及肩的金发被染成如同夕阳般的红色,左右十只手指上都戴着闪闪发亮的银戒,耳朵上戴着空心的耳环,口袋露出手机吊饰,嘴角咬着一根已经点火的香烟正不断摇晃,最夸张的是右眼睑下方还有条码型的刺青。

        这个男人要说他是神父,或是不良少年都不太对劲。

        那人就站在走廊上,以他为中心,周围的气氛很明显地有点异常。

        在这里,似乎上条过去所认定的常识都不再适用。在这里,世界似乎被完全不一样的规则所支配。这样的奇妙气氛,如同冰冷的触手般不断向外扩散。

        上条最初的感觉,不是“恐惧”,也不是“愤怒”,而是“困惑”与“不安”。简直像是在语言不通的国家被偷了钱包一样,充满绝望的孤独感。

        如同冰冷触手般的感觉,慢慢地在身体里面扩散……心脏渐渐冻结。这时候上条才想到。

        这个人,就是魔法师。

        这里似乎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异世界”。在这里,魔法师这种特殊的角色是存在的。

        上条一眼就看得出来。

        虽然自己到现在还是不相信“魔法师”这个字眼……

        但是眼前这个人,很明显不能用自己的世界的常识来加以思考。

        “唔?嗯嗯嗯……这下可砍得真重啊……”

        魔法师一边摇晃嘴角的香烟左顾右盼,接着说道:“虽然知道是被神裂砍的……但是一路上都没看见血迹,本来还安心了一下呢。”

        魔法师看着聚集在上条当麻背后的清扫用机器人。

        茵蒂克丝大概是在别的地方“被砍”,挣扎着逃到这里来,最后终于不支倒地吧。一路上应该到处都留下血迹,但是后来都被清扫用机器人给清洁得干干净净。

        “可是……为什么……”上条不禁喃喃自语。

        “嗯?你要问她为什么会回到这里?谁知道呢,或许是忘记东西了吧。对了,昨天击中她的时候,她头上还戴着修女帽,不知道后来掉在哪里了?”

        眼前的魔法师,用了“回到这里”这样的字眼。

        换句话说,茵蒂克丝今天一整天的行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甚至连修道服“移动教会”的帽子掉了这件事,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茵蒂克丝说过,魔法师可以侦测出“移动教会”的魔力。

        她也曾说过,这些魔法师就是靠着侦测茵蒂克丝“移动教会”的“异能之力”来追踪她的。

        一旦“讯号”中断,魔法师们也会知道这代表“移动教会”被破坏了。

        但是茵蒂克丝自己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她还是不得不依赖“移动教会”的防御能力。

        可是……她为什么又要回到这里来?“移动教会”已经被破坏而无法发挥功能,何必再回来拿那顶帽子?“移动教会”既然已经被上条的右手给毁了,回收那顶帽子又能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即使我下地狱,你也愿意陪着我?”

        一瞬间,所有的片段都串联起来了。

        上条想起来了。被留在上条房间里的那顶“移动教会”的帽子,还没有被上条的右手碰过。

        换句话说,那顶帽子还在散发魔力。她一定是担心魔法师们会追踪魔力来到上条的房间。

        所以,她才冒着极大的风险“回到这里”。

        “……你这个笨蛋。”

        根本没必要冒这样的风险。“移动教会”会被破坏,根本就是上条的错。遗忘在房间的修女帽,其实上条也早就察觉,只是故意放着不管而已。

        而且更重要的是……茵蒂克丝根本没有必要保护上条的人生,既没理由也没义务更没权利。

        即使如此,她还是决定要回来。

        为了一个陌生人,一个才认识三十分钟的上条当麻这个人。

        为了不让上条当麻卷入自己与魔法师之间的战争,她赌上了性命。

        她就是觉得必须回来。

        “──你这个笨蛋!”

        茵蒂克丝一动也不动的背影,更让上条感到无比的愤怒。

        之前茵蒂克丝曾经跟上条说过,上条“不幸”的原因全是来自于右手。

        上条的右手会在无意识间,将“神的庇佑”,“命运的红线”之类微弱的“异能之力”消除。

        如果上条没有随随便便就用这样的右手碰她,修道服“移动教会”就不会坏掉,她也不用冒着危险回到这里。

        不,这些都还不是重点。

        不管上条的右手有什么能力,不管“移动教会”是否坏掉,都不构成她回到这里的理由。

        全部都只因为,上条想要一个“羁绊”。

        如果那时候就把帽子还给她,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唔?唔唔唔?别这样嘛,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啦!”魔法师晃动着嘴角的香烟说道:“‘那东西’又不是我砍的,是神裂砍的。而且神裂应该也没打算把‘那东西’砍成重伤吧。

        ‘移动教会’具有绝对防御能力,那种程度的攻击,本来应该可以毫发无伤才对……真不晓得‘移动教会’怎么会被毁了?除非圣乔治之龙再度降临,否则教宗级的结界应该绝不会被破坏才对啊……”

        魔法师说到后来有点像是在喃喃自语,而且笑容也消失了。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马上,他又开始摇晃嘴边的香烟。

        “为什么……”上条不由自主地,问出了根本不期待对方会回答的问题:

        “为什么?其实我根本不相信魔法这种东西,也无法理解魔法师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但是……你们的世界之中,应该也有正邪之分吧?应该也有想保护的东西以及守护者吧……”

        上条非常清楚,身为一个假惺惺的伪善者,其实根本没资格问这些问题。

        毕竟上条当麻曾经抛弃了茵蒂克丝,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

        即使如此,上条还是非问不可。

        “你们一大群人,追着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小女孩,还把她砍成重伤……你们做出这种事,为什么还能坚持自己的正义?”

        “我说过了,砍伤‘那东西’的又不是我,是神裂。”

        但是,魔法师却回了他一句这么简单的话,完全没有任何愧疚感。

        “不过,不管有没有受重伤,反正该回收的还是要回收。”

        “回……收……?”上条没听懂这句话。

        “嗯?啊……原来如此。刚刚从你口中听到‘魔法师’这字眼,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呢!看来‘那东西’很怕把你卷入这事件之中吧?”魔法师吐出了一口烟,继续说道:“没错,就是回收。不过正确来说并不是回收‘那东西’,而是回收‘那东西’所带着的十万三千本魔道书。”

        ……又是“十万三千本魔道书”。

        “对了对了,这个国家的宗教观很薄弱,所以你可能还是听不懂吧。”魔法师一边笑,一边用觉得无聊的声音解释:

        “I

        de─Lib

        o

        um─P

        ohibito

        um──用你们国家的话来说,可以翻译成‘禁书目录’吧。目录上都是些教会认定‘只要看了一眼就会让灵魂受到污染’的邪恶书籍。你想想,就算教会发出公告说世界上有很多危险的书,但是大家不知道书名的话,也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拿来看不是吗?所以教会才故意让‘那东西’带着十万三千本‘邪书范本’,等于是个邪书集中管理处。对了,我劝你要小心点喔,‘那东西’身上所带的书啊,对这个宗教观薄弱的国家的人来说,只要看了一本就会变成废人呢。”

        但是茵蒂克丝身上明明一本书都没有。她穿着身形线条那么明显的修道服,就算把书藏在修道服底下,也应该看得出来才对。更何况一个人怎么可能带着十万本书走路?十万本书……都可以盖间图书馆了。

        “开什么玩笑!哪有什么书!?”

        “就是有。就在她的脑袋里。”

        魔法师若无其事般地说着:

        “你听过‘完全记忆能力’这种东西吗?据说是‘只要看过一眼的东西,就可以在瞬间记忆下来,而且一辈子都会记住,一个字也不会忘记’的能力。简单地说,就像是个人形的扫描器。”

        魔法师用一种丝毫提不起兴致的口气笑着说:

        “这并不是我们的魔法,也不是你们那种超能力,单纯只是种体质而已。在她的脑袋里啊,收藏了大英博物馆、罗浮宫美术馆、梵蒂冈美术馆、华子城遗迹、贡比涅古城、圣米歇尔修道院……这些世界各地的‘魔道书’,原本都是被封印起来,根本偷不出去的,但是她却可以用她的眼睛将这些书给‘偷’出来,保管在自己脑袋中,就像个‘魔道书图书馆’一样。”

        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什么魔道书,什么完全记忆能力,全都太荒谬了。

        但是,重要的并不是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重要的是,眼前有个少女被“相信这些事情都是事实”的一群人给砍伤了。

        “不过她本身无法产生魔力,所以是无害的。”

        魔法师愉快地晃动着嘴边的香烟说道:“看来‘教会’那些人也不是笨蛋,故意让她无法使用魔力。不过,这些事情反正都跟身为魔法师的我没有关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