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药户娇妃她又美又飒-> 第528章 不开心的竟是他自己
第528章 不开心的竟是他自己 作者:穆小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7-23
  •     元谨也就顺着他的话,说:“没错,你回去转告皇上,步氏当侍妾便可。”

        步依慈小脸一瘪,攥紧裙角,险些哭出来。

        夫人与侍妾,虽都是王爷的妾室,却天差地别。

        夫人总算是有名分的,是上皇家玉牒的人,而侍妾……却是随手可转送于人的货物,是王府最低级的妾室,地位甚至连王妃身边的一等心腹婢女都赶不上。

        她并未想过当侧妃,更是对正妃的地位不敢奢望,可既然是皇上亲自御赐,怎么着也得混个夫人吧,再

        可如今,竟让她直接从最低等的侍妾做起?

        徐不骄嘴巴一张,正欲再劝说,元谨已主动开口:“怎么,公公还有问题?”

        徐不骄想说的话一时卡在了喉咙管。

        罢了。这位主儿的脾气,他也是知道的。

        如今皇上用尽办法强行塞了步氏到平邑王府,他能收下,就已经不错了。

        哪还敢和他讨价还价?万一将他惹怒了,分分钟将人给退回去,更麻烦。

        徐不骄也就俯下身:“步氏既已经送进了平邑王府,那就一切找平邑王的吩咐安排吧。不早了,奴婢先回宫禀报了。”

        还未走两步,却被元谨清淡喊住:“公公回宫禀报时不妨再多禀报几句,为免今后发生不愉快,本王丑话先说在前头,步氏虽是皇上赏赐,但平邑王府规矩森严,任何人都不可侵犯,万一今后她犯下什么错,比如冒犯主人、挑衅主人威严、、对主人轻慢、不敬不孝之罪之类的,皇上也不要怪本王不给他颜面。本王一定不会姑息,该罚便罚,该杀就杀。”

        步依慈脸色一个苍白,身子也跟着狠狠一抖。

        这话分明是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提个醒,便是能侥幸进了王府,也得对温瑶这个王妃心存敬意,不得有半点疏忽怠慢,不然,他绝不会看在自己是皇帝御赐的人,便从轻处理。

        徐不骄也是半天讲不出话,许久才一颔首:“奴婢明白了。”

        “送公公出府。”

        等徐不骄离开,步依慈被送去清秋堂,厅内安静一空。

        简七娘子给青橘、香菡递了个眼色,先退下了。

        温瑶也弯膝行了个礼:“五爷刚回府,先过去用晚膳吧。妾身先回屋了——”

        刚一转身,只觉后面传来脚步声,然后被他从背后抱住不放。

        她被锢在身后人的臂弯中,无奈:“五爷累了一天,不饿吗?快去先用膳。”

        她越是不问,他越是心情不安,俯下头颈,贴住她耳根顺着滑下去:

        “饿了。但比起晚膳,本王更想吃的是王妃你。”

        温瑶:“……”

        顿了顿,平心静气:“五爷的口味还挺重。人肉不好吃的。”

        他见她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终失去了耐心,压沉了嗓音:“你就没任何话想问我?”

        温瑶想了想,道:“如果五爷是说步氏这件事,倒也没什么想问的。妾身想问的,刚才都也听徐公公说了。”

        他眉心一拧,有些急了,不甘心地咬了她耳朵:“你就只听徐不骄的话, 不想听听我说的?”

        温瑶头一次听他说话像是发了急,倒有些好笑:“那五爷想说什么就说吧。”

        “步氏是皇上找到的,送来王府,无非是皇上想挑个人放在我身边监督我的一言一行。若然就这么拒绝,皇上肯定会再寻下一个人,所以还不如先收下,过些日子,我再寻个机会,将步氏给打发出去,这样,皇上便也不会再给你我找麻烦了。”他一字一字对着她白皙耳朵说着,每个字都咬得深重,似生怕她哪里不满意。

        怀里的小女人没什么动静,只认真地回道::“我知道啊。”

        “你知道?”

        “皇上的用意,我也猜到了。指不定还用梁王那件事威胁你,若你接收步依慈,便将步依慈送出京城之类的吧?”温瑶反问。

        元谨:……

        又深吸口气,狠狠亲了怀内娇人儿的雪嫩脖颈一下:“爱妃当真冰雪聪明,料事如神。”

        “所以,我没有什么不高兴啊,我若是五爷,也会暂时收了步氏,总比让梁王灭了步氏的口,回京又生事端要好。权宜之计而已。”她还不至于因为吃醋而冲昏头脑。

        元谨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这么聪慧理智,一点儿脾气都没发,他本该是开心的……可为什么偏偏开心不起来?

        甚至还觉得胸口被什么给堵住了,闷闷的。

        不开心的,竟是他自己。

        他更想看见这小女人撒泼吃醋、胡搅蛮缠、因为另一个女人进了王府而与自己吵翻天的样子……

        他不甘心不服气地搂紧了她的纤腰,声音里添了几分气鼓鼓:“可是王府里多个侍妾,你真的也没一点介意?”

        她抓住他手腕,在他怀里转过身,莞尔一笑:“五爷若是心已经飞了,便是府里只有我我一个人,也没用。但五爷若是根本没将步氏当回事,多一个侍妾,和多一个丫鬟与家丁也没什么区别。……除非五爷今晚就想去清秋堂那边与步氏把房给圆了?”

        他眸子微眯。

        这个小女人,他忽然感觉自己根本拿捏不住。

        她不是妒妇,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却又死死拿住他的命脉,让他离不得她。

        或许这就是她的手腕?

        只这样的手腕,他竟也心甘情愿臣服。

        他手掌兜住她后脖,垂下脸:“今晚本王是想圆房。不过……是跟本王妃。”

        嗓音低沉,暧昧,还故意倾吐出热气到她耳脖上,满满都是撩逗。

        也是造孽。

        大婚后到现在,太忙了,夜夜回来后,她都已经睡着了,他实在不忍心打扰,到现在都不曾正式与她行过周公之礼。

        今天还好不容易回得早些吧,又被步依慈的事搅了。

        一回想那天的温泉场景,就让他心痒难耐。

        又忍不住蹭她的耳肉:“爱妃将本王送给你的那些图册,都研究透彻了吗?不如今天我们研习一下吧……”

        温瑶脸皮子一扯。

        正这时,门被推开,还伴随着沈墨川无奈的劝阻:

        “小公子,爷与王妃在里面说话,要不你等会再进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