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以言铭心-> 第三百二十九章:东宫药人案2
第三百二十九章:东宫药人案2 作者:彧可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9
  •     太子从明州一路回京,偷偷打听并收集了一些民间偏方,想用以治疗自己的癔症,奈何,无一如意。

        最难抵挡的事物,往往就是越抗拒,越要蠢蠢欲动。这一路,奇锦几次差点发病,幸得白雪、兰雪精心照应,为了不让随行的九皇弟担心,他勉强克制着,总算有惊无险地回到宫中。

        谁知,回宫后,他便发现自己的东宫多了很多秘密。

        奇铮夺取他身体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无从而知,只能从蛛丝马迹中搜寻端倪,而这其中,最令他头疼的,就属被锁在密室内的女药人。

        通过白雪、兰雪的只言片语,他得知这个药人是奇铮弄来的。

        药力通过药人吸收后,取其血液作为药引,再结合药剂同饮。以此用来调理身体,锻炼体魄。

        奇锦喝下和血药剂后,有些反胃,他使劲压制不想浪费,只想让药剂发挥作用,强身健体有助于他对抗癔症。

        “殿下...”兰雪见此,很是心疼,对于主人弄来的药人,她并不清楚药理为何,若不是太子执意,她绝不愿意使用这样的治疗方法。

        “殿下。”白雪急急斟了一杯茶,小心递上。

        奇锦接过一饮而尽,总算平复了点。

        正逢此时,外院的小公公前来通报,他站在内院门外,恭敬喊道:“殿下,黄医女来了。”

        奇锦垂着眼睑蹙眉道:“兰雪,回绝她。”

        “是。”

        黄医女名唤黄若羽,年芳十九,乃是久负盛名的黄老御医的孙女,得到爷爷亲传的她小小年纪便已远近闻名。

        皇帝见太子身体反反复复,仗着自己会点医术总拒绝太医院的就诊,便想着法子让黄若羽定时进宫前来问诊。

        “姑娘请回罢。”兰雪来到宫门外,恭敬传话。

        黄若羽眼中带着期翼往宫内望了一眼,没见到太子身影,她有些落寞,随后,她递上几只自制的香囊道:“劳烦姑娘转交。素闻殿下喜欢檀木香囊,这些都是我根据爷爷留下的方子制作的香囊,有安心宁神的作用。”见兰雪有所迟疑,她进而解释道,“啊,我知道送香囊容易让人误会,所以这三只香囊都是素色的,分别是殿下的,兰雪妹妹的,还有白雪的。”

        兰雪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接过香囊再次相送道:“谢谢姑娘的心意。”

        黄若羽见此,终于松了一口气,不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才算走远...

        三年前,她随致仕的爷爷前往皇宫朝拜陛下,因此得见太子一面,虽然只见到对方侧颜,但她已然一见倾心。

        此后,每每进宫,她都会逮着机会瞧上太子几眼,虽然太子从未在意过她,但如此一来二去的,她的心越发难以自持。如今她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陛下在此时唤她入宫前来问诊,用意何在,多少有些让人遐想。

        然,天不遂人愿,她没有想到太子竟然一次都不曾召见过她...

        兰雪拿着香囊进入内院,不想

        “殿下!!”

        白雪一边抚着太子的后背,一边拿过茶水相送。

        奇锦握紧拳头险险将吐意止住,拿过茶水漱口,稍有缓和...

        “她走了吗?”

        兰雪将香囊呈上:“已经走远了。这是黄医女留下的香囊,这只是殿下的,这两只是奴婢与白雪的,奴婢已经查看过了,确实是安心宁神的配方...”

        奇锦看着距离不到一尺的素色香囊,因为呕吐,他的呼吸还有些急促:“淡的很...拿开罢。”

        “!”听及此的兰雪依旧垂眸,却难掩惊讶之色,香囊有三只,一进屋,香味就已经隐隐环绕,殿下离得其中一只最近,却觉香味惨淡...难道说,殿下的嗅觉在退化?

        “兰雪?”奇锦见对方不动,疑惑地叫了一声。

        “啊!”兰雪赶紧收了神色,恭恭敬敬地将香囊收好放于一旁...心境还未平复,不想此时,她听小公公又来禀报,说陛下有请。

        奇锦一听,让白雪赶紧将殿内收拾了,并猛灌了整整半壶茶后,他才带着两人前往勤政殿。

        到达勤政殿,他才知皇帝召见竟是为了太子妃一事!

        “上次见你,身体已然见好,如今怎么看着有些憔悴?”

        “儿臣偶感风寒,无碍。”太子垂眸回道,心想该如何回绝婚事。

        皇帝轻叹一口气道:“前段时日,你还说身体见好,年岁不小了,是该找个太子妃了...”

        “!!!”奇锦浑身一颤,心想,他可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前段时日?!不过一瞬,他就反应过来了,说这话的是奇铮!

        奇铮,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不禁在心中诘问!

        “父皇...咳咳...”奇锦思索着,最后微红了脸拒推道,“儿臣身体尚未恢复...不宜行房。还请收回成命。”说着大行一礼叩拜着。

        “锦儿,快起来。”皇帝扶起儿子道,“朕还未下旨,只寻思着让适龄女子来宫中转转,你好看看。你一出生便立为太子,如今确实年岁不小了,若能早些成婚诞下麟儿,朕也好放心将皇位传给你...”

        “父皇...”一听成婚与皇位,奇锦又觉得胃中开始翻腾,他努力克制道,“儿臣...还有些不适,此事儿臣会放在心上,恳请父皇晚些时候再议...”

        “既然身体不适,就该让黄医女给你好好看看,为何赶走呢...”皇帝语重心长道,“就算你不喜欢她,让她给你瞧病也是恩典。”

        “父皇...”太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一点小病而已,既然儿臣不喜,又为何给他人留下期许呢...父皇放心,待儿臣调养一阵,再见各家小姐。”语罢,他努力保持笑容,展现出一丝喜悦...

        回到东宫内院,房门一关,,奇锦再也忍不住,步履蹒跚地冲到茶几旁便把先前下咽的药剂全呕了出来!!

        为了不让外头听见,即使再难受,他也压制住声音。

        呕干净后,他接过白雪递来的帕巾,含含糊糊下令道:“再去...备药!”

        “殿下,这药不能吃了...”兰雪不知该如何阻止,主人弄来药人后还没正式使用就接到前往明州的圣旨,对于药效,她是存疑的...

        “他可以...我也可以...”太子浑身颤抖,出着虚汗,谵妄自语着,“小阎儿...本宫...乃是一国储君,必须...必须好起来...不能再让他...为所欲为...父皇...儿臣不配...对不起...呜呜..对不起...是我无能...是我...都是我的错...”

        “殿下!”兰雪见太子几近昏厥,和白雪合力将人扛入床铺中,“殿下,您别出事...殿下...醒醒...”

        奇锦因为内心郁结,发了一场高烧,迷迷糊糊地一直说着胡话,兰雪与白雪忙前忙后照顾了一夜。

        直到深夜时分,姐弟俩才见太子退了热,终于睡熟了...

        “......”白雪将脸盆与帕巾拾掇了一番,偷偷抹了泪才将东西都拿了出去...

        “我来罢。”兰雪接过脸盆道,“剩下的交给我,你先睡罢...”

        “我同姐姐一起守着殿下...”

        “你睡好了得替我。”

        白雪揉揉眼睛,晓得姐姐意思后,他便退下休息去了...

        只是,这一夜注定是不安之夜。

        白雪还未退完衣服,忽而听闻外院响起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

        守在屋顶上的陆七身手矫健,一跳越过屋顶,前往尖叫处查看!

        “啊啊...不是奴才...真的不是我...它...它...”

        宫廷侍卫听到叫声冲进来时,就见一旁的守夜小公公瘫坐在地,一个劲地否认!

        “快!通报陛下!”宫廷侍卫长查看到藏于角落中的一截尸身,立马回头下令!

        陆七停在屋檐上,知晓并非有人侵入,便回身只守着内院!

        奇锦虽然睡着了,却一直不太安稳,眉头蹙了松,松了又蹙...梦中到处都是黑色的熔浆,还有突然喷射的火焰,宛如十八层炼狱!而他深处此地,不是忽然掉落就是被某种力量拉扯着升空!那种失重感与飞升的压迫感让他觉得呼吸不畅,五脏六腑都在倒腾错位!

        兰雪并不放心殿下,但不得不出门查看,到底出了何事。

        当她开门之际,正见宫廷侍卫长前来问候,她急急相迎。

        “殿下可还好?”

        兰雪:“殿下刚睡熟,出了何事?”

        “兰雪姑娘...”宫廷侍卫长悄声道,“在外院发现两只截断的手臂,还有两条小腿,初看应该是女子的尸身...”

        “女子的尸身...东宫内,除了奴婢,并无其他宫女...”兰雪说完,忽然想起密室内还有人!难道...

        “姐姐!”白雪急急跑来,就见兰雪一脸凝重,“出了何事?”

        “有劳侍卫长守好外头。”兰雪示意弟弟与自己一起行动,“这里有我们守着殿下。”

        “是!”

        白雪一脸疑惑地跟着兰雪进屋,却听姐姐吩咐自己...

        “守好殿下。”兰雪说完,径直往密室走去,开启秘密机关进去后,她一路来到最深处,掀开帘幕一看,发现药浴桶上空空如也!

        惊骇的兰雪赶紧往桶内看去!

        幸好!昏迷的药人因为身姿歪了有些向水面之下塌陷,这才被桶面全部掩盖...

        她上手试了下鼻息,发现对方呼吸虽有些灼热却是平稳的。

        出了密室后,兰雪保持着镇定,回到太子身边,不多时,就听外头有了动静。

        “恭迎陛下。”

        皇帝因为担心儿子的状况,前来相望一眼才能放心。

        “锦儿!”他疾步进屋,就见儿子躺在床上还在睡眠,赶紧禁了声,只是大儿子的面色,怎么看都不算好。

        “参见陛下。”白雪、兰雪一同行礼。

        “不管发生何事,你们尽管守着殿下,剩下的交给朕。”皇帝心疼地看着太子,对姐弟俩吩咐道。

        “是。”

        也许是本就睡得不深,也许是尖叫实在太大声,也许是皇帝的动静惊扰,奇锦就在对话话音刚落之际,幽幽转醒。

        “出了何事...”他睁眼起身,看看四周,这才确定自己从梦中醒来了,不知是因为梦境还是那点可怜的药力,他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白雪拿上外袍赶紧给殿下披上,京城如今的天气正在转冷,一身微汗容易着凉。

        “父皇?”太子看看外头又看看皇帝,觉得像是出了大事,“出了何事?”

        “无事,锦儿。”皇帝回答得十分肯定,“你尽管修养身体,其他事一概不用担心。”

        越是如此,奇锦越是觉得有事...他不顾大家阻拦,下床往外去!

        “锦儿!”

        “殿下!”

        房外的风小声作响,吹动了奇锦半穿的衣袍,他来到院门处,正好见到宫廷侍卫将一滩血淋淋的断肢用皮革裹好带了出去。

        看到残尸的奇锦,感觉体内响起一阵尖叫!!!

        那些久远的回忆,深藏的恐惧瞬间爆发!!!

        “啊啊啊!”奇锦闪过一脸惊疑!随着一阵冷风吹过,他难以自持颤抖着,紧紧抱住自己,蜷缩成团!!!

        “不...不是的...不要...我不要...母妃...救救孩儿..”

        “锦儿!”追上来的皇帝费了一番力才将儿子勉强抱起,“外头冷,先回屋。”

        白雪和兰雪一起帮忙将太子扶回了屋中。

        “不要...不要...不是的...不是的!不可以!你不可以出来!我不要!!母妃...对不起...母妃...孩儿该怎么办...”

        皇帝看着胡言乱语的儿子,有些不解,太子上过战场,见过血腥,为何今日见到这番景象竟是这般反应?

        “呕...呕呕!!!”

        “锦儿!!”

        “白雪,快拿止吐丸!”

        “这到底怎么回事?!”皇帝一见,大声责问!“你们是怎么照顾的太子殿下?!”

        就算兰雪用千言万语也说不清来来龙去脉,她跪地请罪道:“陛下恕罪!殿下...原本好些了,也不知...也不知谁人竟如此大胆,将那些不吉利的东西放置在东宫!”

        除了这个,她也想不出其他借口...

        听及此的皇帝忽然眉头紧蹙,好似明白了什么,他冲着门外大喊:“陆七!传太医!!”

        “是!”

        陆七闪影跪地应了声便一闪影不见了!

        此时,白雪将止吐丸拿来,和兰雪通力将药给奇锦喂下...

        一刻后,太子面色有所缓和,陷入了睡眠。

        随后,张太医前来诊脉,却是一脸的难色,他先问太子服过什么药,后又问今日太子的状态如何...

        得到白雪与兰雪的回答后,张太医对皇帝回道:“太子殿下眼下脉象有力,并无大碍,应是白日偶感风寒才会昏睡,换季之际冷暖交替,一定要注意保暖。”

        听及此的皇帝倒是舒展了一点眉心,他摆摆手让张太医退下后,守了太子一夜,天快亮才走,准备上早朝。

        兰雪与弟弟恭敬送走陛下后,她来到太子床边,喃喃自语着:“还好止吐丸是特制的,其中含有的补阳药剂,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殿下的脉象呈现蓬勃态势,以此掩盖癔症的脉象。”随后,她十分担忧地看着太子祈愿道,“老天爷,让殿下快快好起来,小女愿折寿十年,换取殿下一生的平安喜乐...”

        白雪同忧,随后,他想起刚才瞥见的残尸,不禁问道:“昨晚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他不想说些不吉利的词汇,便直直盯着姐姐,希望可以得到一些答案...

        “放心罢,宫中无人有恙。”兰雪坚定回道,“只是不知道何人由此本事,竟敢为祸东宫...”

        白雪:“若是益安王与王妃在京就好了,定能为殿下分忧...也定能找出这个黑心的幕后主使!”

        外头冷风呼呼,肃静立于屋檐上守望的陆七也在思考昨晚发生的一切,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残尸出现在东宫,可大可小...若只是外院中人作案,抓了人便能了结...若是其他有心人呢?那残尸会不会只是某种开端?

        毕竟,皇宫中人心叵测,尔虞我诈总在不经意间就开始了...

        思及此,最后,他决定给陆九传书,让益安王尽快回京!他总觉得有益安王在,太子才能多一分安全...

        只是,还未等他的传书飞出多远,朝堂上已经掀起了一阵大风波!

        旭雄殿。

        “陛下——呜呜...陛下啊!!”玶妃身为妃子不敢入议政大殿,只得在殿外撕心裂肺地哭诉道,“昨日,臣妾宫中的萃梨不见了...寻了一日都不见人...呜呜...陛下,您要为臣妾做主,萃梨..呜呜,可是...可是锻儿最喜欢的宫女!今日又寻了一早上,依旧不见人,臣妾怕..怕她有个不测...臣妾要如何和锻儿说...陛下啊!宫女也是人...呜呜...请臣妾恳请陛下帮臣妾寻寻人...啊呜呜呜...”

        殿内,一众大臣极其安静,躬身面对陛下准备上朝议事。

        玶妃娘娘虽说冲撞了国事,却是因为救人心切,有恻隐之心之人都能理解...

        唯独皇帝一脸铁青色,冷冷看着殿外悲戚哭诉的身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