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5 作者:折纸蚂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2
  •     褚颂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他得到了什么,最后又失去了什么。也许这就是人生,注定了不完美。那些曾经拥有的是他这辈子最珍贵的回忆,再也回不去的过往人生。还好,在他作为飞行员的每一分钟都是用尽全力,至少现在想来,虽然很不舍,但是他不会有遗憾。他还有很长的一段人生要走,飞机不是他的全部,那片天空他迟早要离开的,只是提前了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喂,睡着了?”乔悠悠推了推身边的褚颂,今天他格外安静,回去的飞机上一直睡,来时还是睡,她就不相信他有那么多觉。
        褚颂挪了挪身子,微眯着眼睛,“怎么了?”
        乔悠悠从牛皮纸袋里把褚颂贴着照片的那张纸拿出来,嬉笑着说:“以前都没注意,原来小伙你年轻时候还挺帅的呢。”
        褚颂瞥了一眼照片,得意的挑着嘴角笑,“大家都这么说!”
        照片上的他还是十几岁刚入伍的时候,板寸头,都说板寸是检验帅哥的唯一标准,这点乔悠悠深信不疑,照片里的褚颂看起来倍儿精神,五官如雕像一般,虽然有些青涩,眼睛里净是桀骜不驯的神色,能让人一眼看出他飞扬的青春年华。一直以来他都是骄傲的,在他眼中似乎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而现实却往往残酷,曾经的他那得不到乔悠悠,现在得不到飞行员资格。
        乔悠悠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照片,越看越觉得顺眼,那时候如果知道以后要嫁给他,她肯定就不去喜欢别人。到后来个个都不喜欢她,唯一一个对她死心踏地的人,真心还被她给践踏了。人生在世,一物降一物。
        “褚颂。”
        “嗯。”
        乔悠悠看着他的眼睛,挑声问:“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件事儿吗?”
        褚颂眉头微蹙,思来想去也没觉得最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欠什么?难道是钱?“我做梦的时候管你要钱了?”
        “我是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
        乔悠悠气呼呼的推了他一把,阖上遮光板,蜷曲在座位上不理他。褚颂还是没明白,所谓的“欠”,到底是什么。
        褚颂把下巴搁在乔悠悠肩膀上,压低声音认真的问:“难道,我最近让你不性福?”
        “滚开,”乔悠悠顶开他,把左手举到他脸前,那个闪闪的钻戒她一直戴在手上,“别以为你补给我一枚戒指这事儿就算结了!”
        话说到这,褚颂算是彻底明白了。当时结婚,没有婚礼,没有聘礼,没有喜宴,他的确欠了她好多。
        褚颂的胳膊把乔悠悠固定在座位上,不让她挪动分毫,褚颂看着她的眼睛里闪着碎碎的光彩,“生气了?”
        “嗯!”
        “咱补一个!”
        乔悠悠冷哼,“说的好听,谁信啊?档案上戳也盖了名字也签了,一到京城你肯定迫不及待的要去上任,还补,当我傻子啊?”
        “你就是傻!”
        褚颂又添了一把柴,乔悠悠这撮本来挺小的火蹭就燃起来了,抓着横在她面前的胳膊一口狠狠的咬下去,反正他也不用飞,留多少伤疤都没问题。飞机上人多褚颂也不好出声阻止,只能忍着,等着乔悠悠解气。
        乔悠悠的确挺狠,胳膊上留下两排牙印,比上次有过之而无不及,乔悠悠抹了嘴巴,挑眉道:“知道么?这就是你不积口德的报应!”
        褚颂可怜巴巴的看着乔悠悠,惨兮兮的说:“我没说完呢你就上嘴!”
        “我管你说没说完!”
        “那算了。”褚颂拉下袖子遮住牙印,调了椅背准备继续睡觉,“本来还想说,我还有几天的假期,既然不想听就算了。”
        乔悠悠一听高兴了,可是后一句果断是让她不爽,作势又要去咬他另一只胳膊,被褚颂眼明手快的摁住双手。
        “再给个机会,想清楚了,补还是不补?”
        “不!”
        “嗯?嗯!补!”
        不、补,傻傻分不清楚……
        乔悠悠也就是心血来潮的那么一说,明知道褚颂不会放在心上,她也不想奢望什么,免得得不到的时候伤心失落。果然,他们回到京城第二天,褚颂就到新部队走马上任。一大清早的把熟睡的乔悠悠吵醒,还死乞白赖的非要乔悠悠给他打领带。
        乔悠悠眯着眼睛半梦半醒的看见他一身蓝色,一切事情明了的不用多说一个字。还补什么婚礼,一回来就等不及的叭叭赶回部队,连假期都不愿意陪她过完。她为了能和他回部队,求来了5天假,现在还有4天,他走了,她怎么办?
        “不管!”乔悠悠气呼呼的蒙着脑袋到头继续睡。
        “悠悠。”褚颂拉着被子轻唤她,被子角被她缠在身下,拉了几下都无果,“我过去报个到,马上就回来,好不好?”
        乔悠悠躲在被子下面咬牙切齿的说:“骗子!相信你就有鬼了!”
        “在家好好吃好好睡,按时吃饭。我真走了?喂,你老公要走,好歹打个招呼呗。”
        乔悠悠没心情应付他,爱走不走,您随便!屋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她听见了门被关上的声音,从被窝里爬出来,家里已经果然没有褚颂的身影。乔悠悠赤脚站在客厅,眼睛酸酸的,这个男人很多时候说一不二,而且心肠硬的像石头,她赌气不就是不想让他走吗,可是他每次都走的毫不犹豫。
        平白无故的多了几天假,而褚颂又不在家,乔悠悠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什么,以前不用工作的时候她自己也能过得开开心心,可是现在适应了褚颂在身边的日子,他一离开,她居然再也找不到以前无忧无虑的自在,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每天无所事事的开着车子到处串门、逛街,不想一个人面对空屋子。褚颂走之前说他很快会回来,可现在他每天都打电话,但是绝口不提回来,也许是新上任所以忙,他们的电话总是匆匆几句就断线。
        乔悠悠干脆关了电话,在秦念家陪着她女儿玩了一天,后半夜又跟着他们去盖城墙,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回家睡觉。这一觉睡的是昏天暗地,没有电话的打扰,她睡的格外踏实。当门铃大作的时候,她从床上坐起来,厚窗帘阻隔了室外明媚的阳光,让她久久不能反应现在是什么时辰。
        来人是乔妈妈,没有二话就把她往家拖。乔悠悠迷迷糊糊的跟着她上车回家,乔妈妈则开始数落她不接电话。“褚颂一走你就乱套了,变得比以前还过分。”
        “我又怎么了?不就睡个懒觉吗,谁还没晚起过?”
        “还好意思说?彻夜打牌,夜不归宿,不开手机,你想干什么?”
        “我又不能丢了。”
        “要不是给念念打电话,我还找不到你了呢,这闺女养的,还得托人联系!”
        乔悠悠不想跟她闹不痛快,不住的点头认同,她年纪大了得让着,让她顺心乔悠悠才能有好日子。
        可是乔悠悠不明白老太太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从她们回到家开始,乔妈妈就一直拉着她不停说话,从刚出生到大学毕业,再到工作结婚。这条路是乔悠悠自己走过来的,却从没有从母亲那里听到过,对于父母来说,养大儿女是痛苦并且快乐的过程,有幸福,也有伤心,当儿女一意孤行的时候,他们必定是伤心失望的。乔悠悠刚刚没了孩子,再从乔妈妈那里听到过去,只觉得好心疼。
        晚饭时分,乔爸爸也回来,晚饭后老爷子把女儿叫到书房,促膝长谈一番。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所以这辈子爸爸总是最心疼女儿。乔爸爸也不例外。最近一系列的事故,让他的宝贝女儿受尽折磨,也成熟了许多,她知道为了家庭必须放弃一些,为了得到必须放手,这让他很欣慰,同时也很心痛。其实父母的愿望很简单,希望儿女幸福,而这些简单的愿望往往不能如愿。
        月当空,乔悠悠躺在床上却睡不着。无缘无故的听了二老的话,让她无心入睡。多年来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替别人想过,甚至父母,她总觉得每个人都过的很好,不用她去关心他们是不是开心,她总以自己为中心,自私的觉得,自己开心,别人也不会伤心。真的是很自私的想法。
        “噔噔噔。”
        乔悠悠打开床灯,披了睡袍下床开门,门外居然是乔老大,“怎么了?”
        乔老大递了个盒子给她,乔悠悠慢慢悠悠的接过来,小心问:“给我的?”
        “嗯。”
        到现在为止,她真的觉得这一家子除了她,另外仨人都多少有些不正常,忽然把她叫回来,要不就是拉着她忆苦思甜的从小说到大,要不就给她讲得失,要不就抽风的忽然送东西给她。在乔悠悠的记忆力几乎没收过乔老大的礼物,当然了,乔老大一般都是给她平事儿,送礼实在屈指可数。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你,咱爸和咱妈,你们仨今天怎么了?你们是不是打算集体隐退啊?”
        隔着有点儿昏暗的灯,乔老大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发,“睡觉吧,把皮肤养好点。”
        “嫌弃我啊?我皮肤怎么了?褚颂都不嫌弃,你嫌弃什么?”
        “睡吧。”乔老大不分由的把乔悠悠推进放进,顺手替她锁了门。
        乔悠悠还是没明白,这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盒子里到底是什么,的确让她非常好奇。盒子外有层墨绿色的包装纸,乔悠悠呼呼啦啦的拆开,却被里面的东西实实在在的惊到了!
        一双鞋子。细致来说,是一双银色镶满钻石、蕾丝蝴蝶结、透明防水台,美到几乎让人窒息的一双,婚鞋?
        乔悠悠曾经在杂志上看到过这双鞋的专题报道,Alexander McQueen当季最奢华婚鞋,全球限量,价格不菲。无缘无故,乔骆勋为什么送她一双婚鞋?
        忽然记起几天前她随随便便的几句话,再想起今晚乔爸爸和乔妈妈的所作所为,还有乔老大没头没脑的一双婚鞋,一个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褚颂,你要干什么?”乔悠悠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人向她提起只言片语,褚颂也一直说他在部队。而如今看来,她被蒙在一个大鼓里。
        乔悠悠找到手机,手指微颤的拨出褚颂的电话,而接电话的却不是他。
        “褚颂呢?”
        “丫喝高了,被灌的七荤八素。”
        “你们在哪儿?我去接他。”
        “别!”左骞估计也喝了不少,字都吐不囫囵,口齿不清的说:“结婚头晚不能在一块,这风俗你都不懂啊,亏你还结婚两年了。”
        “谁要结婚了?老娘我结婚两年了!让褚颂接电话,麻利儿的。”
        “左老二你丫接什么电话,赶紧滚过来,来妹妹,给这位爷杯子……”
        “别吵吵!嘿嘿。拜拜悠悠,明天见!”左骞嬉笑着挂了电话,乔悠悠再打过去就是关机,一整晚所有人的电话集体不通,乔悠悠甚至怀疑三大营运商是不是集体歇菜了。
        答案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乔悠悠不得不相信。褚颂在这几天,背着她准备着一场婚礼,而她却在埋怨他不陪她。
        可是!婚礼不是应该按照她的意思办吗?不是应该筹备多日吗?难道三天仓促的准备就让她举办婚礼?!这可是真真正正的一辈子就一回,不能这么粗劣的就结束,她不能接受!婚纱呢?婚照呢?酒店、宾客、花车等等等等,她不要随随便便的婚礼!
        她想在婚礼前阻止,可是再也拨不通电话,连褚司都找不到,那些褚颂的朋友们像是凭空消失一般。乔悠悠狂奔到楼下,吵醒乔家二老,大声嚷嚷着不要婚礼。
        “我宁可不要婚礼,也不要随随便便粗制滥造!”
        “大晚上瞎嚷嚷什么?谁告诉你粗制滥造了?”乔妈妈不满的说,“褚颂为了给你惊喜,在外面忙乎三天,夜里都没能好好休息,一直不让我们说就是为了给你惊喜,你不体谅就算了,还这么嚷嚷着不要,让褚颂听见怎么办?”
        乔悠悠心虚了,气焰一下子没了,可还是不死心,“我,我没让他……”
        “得了吧,如果不是你说出口,褚颂怎么会忽然要大张旗鼓的准备婚礼?”乔妈妈有些生气,刚刚还在感叹自己女儿长大了懂事了,现在就冲过来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
        “悠悠,我们就当你没有说这些话,赶紧回去睡觉。”乔爸爸这次也没替女儿说话,乔悠悠被赶了出来。
        可是,乔悠悠还能怎么睡觉?天亮等着她的是一场婚礼!!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打算完结,可是我低估了要写的内容,好吧,吭吭哧哧一周终于写了一章,越完结越卡,这都什么毛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