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9 作者:折纸蚂蚁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2
  •     孩子没了,乔悠悠一直在睡梦中,对此一无所知。医生给她打了镇静针,让她可以好好休息。多日来,乔悠悠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睡觉,可是代价却是一个未出生孩子的生命。他们不知道应该怎么把这个残忍的消息告诉乔悠悠,褚颂已经昏迷了四天,如果之前悠悠一直是孩子支撑着她不能倒下去,现在孩子没了,她要怎么继续撑下去?
        左骞和褚司继续守在褚颂的病床边,像两具没有灵魂的行尸一般。褚司只要一想到刚刚被推出手术室的乔悠悠,心口就不停的泛酸,夹杂着闷痛,让他这个七尺男儿忍不住的想要流眼泪。
        从小到大,褚颂一直喜欢和他抢东西,他年幼时最喜欢的女生,都喜欢褚颂不喜欢他。褚司没少和褚颂掐架,可是他年纪小体格小,力量永远不占优势。直到褚颂被送到部队,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称霸天下,却发现,没人和他抢东西的日子是这么的无趣。
        一直以来,他和左骞一样不喜欢乔悠悠,那个女人不仅骄纵,还喜欢找茬,总是以挤兑他为乐,尤其是她完全看不见褚颂的真心,在别人眼中是宝的褚颂在她眼里就是颗草,还是野草。
        可是那个骄纵的女人,如今为了照顾褚颂,甚至没有保住孩子,多年来是她藏得太深,还是他们根本没有给自己多了解她的机会?把她定在那个位置上理所当然的以为她就是那样的人,没心没肺,自私的永远不会为了某个人而妥协。
        褚司扶额,不着痕迹的抹掉涌出的眼泪,叹声说:“如果三嫂醒来发现孩子没了,她该有多难过?”
        左骞怅然的摇头,他不知道,只期望褚颂早点儿醒过来。
        “如果真的有心灵感应,三嫂受的苦,三哥应该感应到的。”
        昏黄的小灯映着褚颂的柔和的容颜,他的眉头似有似无的皱着,呼吸忽然粗重起来,心电图突然异常,刺耳的声音划破宁静,也重重垂在在场人的心上。褚司和左骞猛然从沙发上跳起来,急急忙忙冲出去找医生。
        他们被隔在病房外,不得不来回的走动来缓解心中的害怕。褚司手颤抖着点燃一支烟,刚吸一口,就被迎面来的***提示“NO □OKING”。着急的左骞一拳捶在坚硬的墙壁上。
        “Sir”当两个人几乎等到要崩溃,病房门被打开,一声走了出来。
        乔悠悠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苍白的面容像是透明一般,若隐若现的血管宣告着此时的她是多么脆弱。睫毛轻轻颤动,即使在睡梦中她依旧不能安宁。
        她是不是做了梦?是不是梦见了褚颂和孩子?在那个梦中,他们有没有幸福的依偎在一起?他们有没有一个取了父母优点的漂亮孩子。
        缠着绷带的手轻轻握住她放在身侧的手,怕吵到睡梦中的她,却仿佛她会消失一样害怕的轻抚着她憔悴的脸庞。一声隐忍的呜咽溢出他的喉咙,褚颂再也忍不住的把他捞起来抱在怀里。
        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他的悠悠,为了他吃了好多苦头,他好心疼。
        两小时前。
        褚颂醒了。医生的话刚落,褚司和左骞争先的挤进病房,褚颂睁着双眼,氧气面罩被摘掉,有些茫然的盯着天花板。
        “三哥?”褚司试探的喊他的名字,慢慢走近病床。
        褚颂醒过来,心口却一阵一阵的闷痛。他记起了当时发生的一切,他跳伞,飞机爆炸,几乎是在一瞬间,起火的飞机变成碎片散落在大海上。孤独无依的他强忍着伤痛抓到机身的碎片,仅存的意志告诉他,他不能就这样放弃,有人在等他,他的悠悠和他的孩子期盼着他平安归来,他本可以马上就见到他们,他不能就这样放弃!
        褚颂费力的抬起自己的一只胳膊,看见了手臂上的白色绷带,微微挪动了双腿,一股子钻心的痛楚几乎要逼出他的眼泪。可是他知道,他的眼泪不是因为太痛,而是这些伤的存在,也许就预示着他再也没有办法飞行。
        这个念头几乎要褚颂绝望,不是没有过准备,每次的飞行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那种绝望会让人不能承受。他把自己的青春和所有热情都给了这片蓝天,如今的一场爆炸就要把他所拥有的全部夺走。
        褚颂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双眼紧闭,忍着闷痛和几乎要涌出的绝望泪水,手紧握成拳头,他隐忍着。可是再也人不下去!一阵呜鸣溢出喉咙,褚颂发泄似的仰天大吼“啊!”
        “三哥!”
        “褚颂你冷静点儿!”
        “啊啊!”褚颂根本冷静不下来,扯掉手臂上的输液管,将手能碰到的东西一股脑全部扫到地上。他的胸膛不停的起伏着,拳头不停地捶着床,似乎要把床捶裂一样用尽全力。太阳穴的青筋突起,他绝望,有不甘心,更多的是舍不得。
        褚司和左骞手忙脚乱的按住他乱动的身体,生怕他太过激烈而扯开本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
        “放开我!你们都给我滚!滚!”褚颂歇斯底里的吼,像一只被箭射伤的野兽一样奋力挣扎。
        褚司和左骞不忍心看到这样的褚颂,他们都明白,这场事故无疑是褚颂飞行生涯的结束。这样的变故,别说褚颂不能接受,就连旁人都难以承受。
        “三哥你冷静,你还有我们,还有三嫂,她一直在等着你,她很担心你。”
        褚颂根本听不进去,他只知道自己报废了,离开了飞机,离开了天空,他什么都不是,他一无所有!一无所有的他,怎么照顾乔悠悠?怎么成为她心中的英雄,他还怎么与她相配?
        “褚颂你清醒一下,不是飞行员你也有别的人生,你振作一点好不好?”左骞狠狠摁着他的肩膀。
        “你他妈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以为这辈子一事无成的时候,满心都是对兄弟的亏欠的时候,是这片蓝天拯救了他,给了他希望,让他重生,可是如今,他彻底失去了!他的歼11不再属于他,他只能仰望着飞机矫健的身姿,却再也没有资格踏上飞机。这种绝望甚至让他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跳伞。
        “是!我是不懂,我没有像你那样为了一件事情全心付出做到最好,可是我能理解那种失去的痛苦,但是已经这样了你能有办法改变现状吗?你知不知道知道你出事你父母有多担心?悠悠有多害怕,她整宿整宿的守着你,不敢睡觉,生怕你有意外,她甚至……”
        左骞激动,差点就一股脑全说出来,褚司赶紧拉了他一下。
        褚颂听气喘着停止了挣扎,眼神游离着找不到焦点,最后落在褚司焦急万分的脸上,声音嘶哑的低问:“甚至什么?悠悠怎么了?”
        褚司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支支吾吾的说:“三嫂她,她如果知道你醒了一定很开心。”
        “悠悠在哪?”
        “她……她……”
        褚司的支吾让褚颂不安,转而看向左骞,左骞躲闪着褚颂探究的眼神,低声说:“悠悠照顾你一天,回去休息了。”
        “带我去看悠悠。”
        “你再休息一下,等天亮之后……”
        褚颂打断左骞的话,再次坚定的重复,“我要去看悠悠!”
        仿佛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再告诉她,悠悠不好,很不好,悠悠很需要他,他要守着她。
        “三哥。”褚司撇开头看着黑茫茫的窗子,不想让褚颂看到他的眼泪。可是,有些事情,他必须先告诉褚颂。而这件事,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结束了他的飞行生涯,也夺走了他孩子的生命。
        “三嫂,”褚司下决心的看着褚颂,强迫自己一字一句冷静的说:“三嫂刚从手术室出来,孩子,没了。”
        褚颂觉得生命跟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他死里逃生,代价却是自己骨血的生命,与其这样,他愿意一命换一命。他再也没有力气挣扎,换做最绝望的呜咽。一个铁血男人的眼泪,为了他再也回不去的蓝天,为他未曾谋面的孩子。
        褚司和左骞趁着医生和***不在意,用轮椅偷偷把褚颂从病房里推出来。乔悠悠的病房里,池琳床边不停的抹眼泪,两位妈妈太悲痛,池琳实在不忍心她们守在这里,好不容易才劝她们去休息。她知道,她们根本没有心思休息,躺下来也是以泪洗面。
        当病房门被打开的时候,池琳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却又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又惊又喜,又哭又笑。
        褚颂把乔悠悠抱在怀里,温热的眼泪不停的流,一遍又一遍的对她说对不起。他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他不知道乔悠悠承受了多少压力与痛苦,从她怀孕他就一直亏对她,如今为了他,连孩子都没有了,想至此褚颂的心像是被扯成碎片一样痛苦难当。
        “悠悠对不起,对不起。”褚颂更紧的抱住乔悠悠,伤口被扯裂的痛苦都完全不在乎,他只想抱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T.T   T.T   T.T   T.T   T.T   T.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