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老鼠爱大米 作者:爱新觉罗氏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4
  •     “妈妈”,何可佳刚钻进被窝,斌斌就滚了过来,勾住他的脖子撒娇,“我梦见爸爸了。(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何可佳怜惜地搂着斌斌:“那是爸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想你,所以你才会梦见他。”
        斌斌眨眨眼,敌不过困意的侵袭,粉脸贴到了何可佳心窝,稚气的唇溜出哈欠,睡去。
        为汤中信入土为安忙碌的卓云,一连好几天没了消息,仿佛像人家蒸发般无影无踪。连章穗弦拨他电话,他都以忙简单回绝章穗弦的相邀。
        “穗弦,卓云到我们这来了,你过来吗?”陈枫为曲洁悲哀,为了一个章穗弦,不惜动用她堂哥,还希望以最不经意的方式约到章穗弦,才让自己给他拨电话。
        “不过去,卓云哥应该很忙。我不去打扰他。”章穗弦一次又一次地看日历,今年的探亲假怎么过得这么无聊?仿佛漫长得休不完。
        话虽如此,呆在家,面对母亲,***着相亲,他更烦。算了,去吧。
        套了t恤衫,“蹭蹭”下楼,驾车一溜烟离开家。快驶到市府附近的十字路口,卓云的车就进入了他的眼帘。
        “卓云哥,去哪?”他拨通了卓云的电话,若卓云不忙,他愿意哥俩聚聚。
        “可佳,帮我抽张纸巾。”卓云接通章穗弦电话,第一句话仍是与身边的何可佳说,待她将纸巾递给自己后,才对电话那头的章穗弦道:“刚从曲洁那出来,准备去办点事。”
        卓云办事,带她去,还是她赖着卓云,非去不可?嗯,她也蛮无聊的,北京都没朋友。
        “不耽误你。”章穗弦客气了一句,收线。
        在十字路口绕了个圈,尾随卓云的车向前。
        坐在副座上的何可佳沉默地看着窗外,为丈夫即将入土为安,欣慰。
        “可佳,别那么严肃。”卓云一次又一次将目光扫过何可佳的脸,见始终不能调动她的情绪,轻轻嗓子,轻哼何可佳与汤中信的定情曲,“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何可佳抿嘴笑,卓云竟然用美声的发音唱通俗歌曲:“别唱了,你唱歌比我还难听。”
        “你笑了?”卓云终于将何可佳逗乐,欣喜,“我们也到了。”
        尾随着他们车后的章穗弦诧异,他们怎么到八宝山来了?给谁扫墓?卓云的朋友,她也认识?
        推开车门,跟了上去。
        *****海依作品《首长儿媳:高官,我已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