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 作者:芥末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1-13
  •     岑蓝在厨房心不在焉*切着土豆,顾卿恒*父亲来了之后,她*心像是装了十只八只*兔子,上下乱窜着,蹦跶*厉害。两人进了书房已经有好一会,楼下*几位随从都直直*立在客厅里,这让她原本就不自在*心更加纷乱。
        过了半响,书房*门终于打开,老人*面色有些难看,顾卿恒紧随其后走出了房间。岑蓝站在厨房里,远远*打量着这位带给自己压迫感*老人。
        他四方脸,两鬓斑白,五官跟顾卿恒一般*深邃,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看人*眼神依旧凛冽锐利。身上一袭合宜*中山装,脊梁挺得笔直,走起路来稳健威仪。老人走到了客厅里,眼风扫到了厨房里*人,随意问到:“你就是岑蓝?”
        她*心一紧,看了眼顾卿恒,不知哪里来*勇气,端了一盏茶就走进了客厅,一字一句,有礼有节*说道:“伯父您好,我是岑蓝,您请喝茶。”
        老人沉默着看着她,岑蓝心里一股执拗之气,恭恭敬敬*奉着茶,心无畏惧*回视着那道凌厉*目光。屋子里陷入一种异样*沉默之中,只有此起彼伏*呼吸声昭示着这是一场不可逃避*角逐。
        顾卿恒不动神色*看着屋子里*情状,却始终没有上前打断。良久,岑蓝*手都有些酸楚,原本就打鼓*心脏更像是要立马蹦出胸膛。老人身形微动,随后将拐杖递给了身后*侍从,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跟前*年轻女人,终于接过她递来*茶,轻抿了一口。
        “要变天了,少卿你别做*过火了。”老人声音低沉,却有着不容置疑*权威。顾卿恒立在他身后,目光看不出是何种情绪,“爸,恒明董事会我不再插手,随着他们心意去便是。”
        老人脸色一凛,冷哼一声,“除非你不姓顾。”
        岑蓝看剑拔弩张*父子,不做声响。
        对峙良久,时间擦着缝隙划过,终究是父亲作出了让步,摆了摆手,叹了口气:“罢了,我不多说,你心里拿捏好分寸便是。”言罢又看了眼站在一旁*岑蓝,语气稍稍和煦:“有空多回家走走。”
        最后那一句,岑蓝分不清是对着顾卿恒说*,还是对着自己说*,直到老人带着一干侍从离开,她还没从紧张*气氛中晃过神来。
        “我还在。”他从背后揽过呆愣*女人,宽慰道:“老人家难免固执一些。”
        岑蓝有些后怕,茫然道:“我没说错话吧?”顾卿恒顺了顺她*胸口,微笑道:“没有,你很好。”
        两人有些沉默*吃了晚饭,岑蓝没什么胃口,挑着几样素菜勉强咽下了一碗干饭,匆匆*说:“那我先去洗澡了。”
        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她才出来,头发湿漉漉*搭在肩头,眼里含着雾气。屋子里*冷气开得足,岑蓝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瑟缩着身子想赶紧找件衣服披上,谁料一打开卧室*门,就看见顾卿恒正杵在门口,正拿着浴袍等她。
        两人都没有说话,他用浴袍将她围在怀里,又揉了揉挂着水珠*长发,“先把头发吹干。”顾卿恒语气平淡,,转身去了卫浴拿了吹风机。
        岑蓝坐在靠椅上,任由身后*男人挑着她*长发一缕缕*吹着。空旷*屋子里,两人*呼吸都淹没在呼呼作响*机器轰鸣声中。她贪恋这一时半会*温暖,身子整个儿*贴在他*胸口,“年纪小*时候特别爱看金庸*小说,那时候觉得杨过和小龙女*故事最好,两人隔了十六年年,再见面*时候还是轰轰烈烈。”
        她说话*时候神情平和,像是在说给他听,又像是一个人*自言自语。“到了这个年纪,我才觉得,能够十六年都在一起却不觉得厌烦,这才是真*好。”
        年少*时候总以为此去经年,良辰美景奈何天*遗憾才是人生最为缱绻*回忆,多年之后两人重逢,一句“你好吗?”再一句“好久不见”,就可以匆匆*道尽一生*情怀。可真*等到岁数长了一些,方才明白,陪伴在一人身边,看着他从稚纯*少年变为成熟*男人,看着他从意气方遒到含蓄内敛,这才是最大*幸福。
        遇见顾卿恒,他*前半生自己已经无法介入,那么只希望后半生,她可以奉陪到底。
        身后*男人微微使力,将她纳进自己怀里,头发已经半干,他放下吹风机,温润*唇贴着她*脖颈一路向上。“那如果我说,我被恒明*董事局给踢了出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能?”
        “嗯,你会穷到没饭吃吗?”
        男人一愣,莞尔笑道:“你会嫌弃我?”
        岑蓝抓着他*手,贴着自己*侧脸蹭了蹭:“我可以卖了房子养活你。”顾卿恒笑声清朗:“我第一次吃软饭。”怀里*人被抱*紧了,挣扎着闷哼一声:“多吃几次就习惯了。”
        男人一个横抱将她丢到卧室*圆床上,欣长*身躯覆盖了上去,神情暧昧不清:“那我只能卖身求荣了。”
        岑蓝终于明白顾朝夕小朋友那股粘人劲是从哪里来*了,完完全全*遗传!接下来几乎所有*早晨,她刚迷迷糊糊*准备起床,身边*男人就好像八爪鱼一样紧紧*贴上来,英挺*五官露着几分孩子*稚气,呢喃着:“多睡会,不吃早餐……”
        她很快又被卷回到被窝里,几次推搡无果后无奈道:“顾先生,你今年32周岁!”他鼻子里哼了几声,头埋进她*颈窝里,口齿不清道:“被你发现了…我就喜欢老牛吃嫩草……”
        岑蓝笑意渐浓,随着他在床上一窝又是大半天。到了中午,好不容易两个人都从卧室里钻出来,顾卿恒又是一步不离在厨房黏着她。
        “今天吃什么?”他从背后环住她*腰,闲闲散散*立在橱柜前。
        “八宝粥……”
        顾卿恒把身子往前凑了凑,鼻子灵动,过了一会淡然*说道:“那一年非凡发了水痘,满脸*疙瘩,结痂之后黑黑红红*一片怪吓人*。”岑蓝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转过头来疑惑*看着他。
        “朝朝粘非凡,结果那次见了他,说了一句‘舅舅,嬷嬷*八宝粥怎么倒在你脸上了。’后来非凡大半个月没搭理朝朝……”
        岑蓝‘哈哈’一声笑了出来,顾卿恒是她见过*第一个将冷笑话讲*如此闲适风雅*人。
        好不容易做好一顿午饭,拖拖拉拉*吃完之后,顾卿恒又拉着她窝在客厅*沙发上一起看影碟。当初岑蓝刚到B市*这住处,就被客厅里那套家庭影院给唬住了,屏幕、背投、灯光无一不全,再加上壁橱上码*整整齐齐*碟片,让她不得不感叹有钱人就是喜欢烧钱玩。
        顾卿恒对片子不大挑剔,一般随手拿了部就开始放,岑蓝半个身子都蜷缩在他怀里,手里捧着一罐薯片,时不时往嘴里塞一片。
        夏日*午后,落地窗*帘子一直垂到地面,阳光透过缝隙斑斑驳驳*落在地毯上,冷气开得足,空气里似有若无*散发着点点樱兰香。岑蓝漫不经心*看着屏幕,偶尔间瞥一眼窗外纷纷扰扰*世界,再富贵逼人又如何,不过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再权势在握又如何,不过一方软榻,能眠即可。
        她心满意足,只觉得人世间最美*瞬间都已被收纳在怀,如若能够这般*相携到老,那此生也就别无他求。
        顾卿恒没在意身边人*小心思,目不转睛*看着屏幕上*爱恨情仇。
        “韩*人谈个恋爱真不容易,搞个对象都不让人活了还扯上生与死了,不然就是一个南一个北,没个安生*时候。”男人不解风情,随口说道。岑蓝抿着唇笑了笑:“以前在我还是个文艺女青年*时候,也热衷看这些片子,可是现实*洪流滚滚,已经把我成功改造成了洗手作羹汤*家庭妇女了。”
        他觉得没趣,又换了部片子,是当年轰动一时*《泰塔尼克号》,岑蓝笑得狡黠:“这片子好老了,你没陪你情人看过?”
        顾卿恒撇了撇嘴,“我可没你那么多花花肠子,这片子第一次看。”
        席琳.迪翁*歌声悠扬,***画面凄迷悲凉,两个人枕着沙发,看*有些入迷,岑蓝从未想过有这样*一天,这般骄傲*顾卿恒愿意放下身段陪着她过柴米油盐*平淡生活。她是真真切切*爱上了这个男人,和从前卑微渴求*姿态不同,现在*她不悲不喜,不怒不嗔,只是想这样守着,时光有多久,她就愿意守多久。
        到了一部***终了,岑蓝*眼眶有些湿润,不知道是为了宿命牵扯*罗丝,还是为了绝路逢生*自己。顾卿恒挠了挠她*脸颊,若有所思*说了一句:“换做你是罗丝,那我就做卡尔,你找杰克陪你恋爱陪你***,到了最后,还得跟我结婚。”
        岑蓝笑了一下,双手环着他*脖子,蹭着上去就是一个轻柔恣意*吻。她想要*未来里总有这样一个人,他也许不大会甜言蜜语,却乐意跟自己分享悲伤与喜悦,悲伤*时候一个拥抱,喜悦*时候一个眼神;他也许不够细致周到,却愿意放缓脚步,牵着自己*手,教会自己一步步*前行。
        他是不是恒明*董事,他是否富可敌*,权倾天下,这都不是最打紧*。只要是他!只要是顾卿恒,就能满足她对未来*所有幻想。
        到了晚上,他穿着一身邋遢*T恤,牵着岑蓝到小区外*夜市上瞎逛。灯火通明*街道,两旁都摆满了各色*小摊,顾卿恒兴头很高,拉着她逐个摊子*逛过去。商场上练就*一副铁齿铜牙,现今全用在了和摊主*讨价还价上,那些个油里油气*毛头摊主被他唬得一愣一愣,最后一脸心疼*模样卖出了商品。
        “顾太太,是不是有些崇拜顾先生?”他打趣着问道,手里拿着两串章鱼烧,看着身边*小女人津津有味*吃着。
        “嗯嗯,何止崇拜,跟着你可以到处吃白食,危机时刻还能牺牲你*色相骗取小姑娘*同情。”岑蓝心满意足*吞下嘴里*食物,吮了吮手指,歪着脑袋朝着顾卿恒笑*有些得意。
        一路嬉笑打闹着回到了小区,路过中央公园*时候,顾卿恒突然停下了脚步。月光下,岑蓝只觉得一生都没见过这样清隽俊朗*面孔,他略显刚毅*脸上露着和煦*笑容,唇角轻扬,身子前倾,右手向前一勾,声音温润:“顾太太,能否有幸请您共舞一曲?”
        她穿着人字拖,头发胡乱*绾在耳后,脸上微微泛着桃红色,扭头看了看四下无人,羞涩*将手放进他*掌心。
        仲夏*夜晚,美得不像话,星辰掩去了身影,一轮明月高悬在天空中。小区花园里*栀子开得正好,凉风袭来,带起花香一片。声声虫鸣伴奏,点点流萤随舞,两人舞步默契,动作轻柔。
        “你什么时候学会跳舞*?”他贴着她*脸颊,轻轻*问。
        “大约是大学念书*时候,那时候每个周末都有舞会。”
        男人吻了吻她*鬓角,如斯温柔:“最初教会你跳舞*人,未必能一直陪你跳到最后。”他左手轻携,将她揽在怀里,顿了一顿,继而说道:“可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做我*太太就好了。”
        两句风马牛不相及*话,听在耳里却让岑蓝眼圈泛红。这个男人,不知不觉间教会她坚强不示弱,教会她独立不自弃,教会她应当如何去爱护喜欢一个人,教会她如何变得美丽和自信。他那个看似纷繁复杂*世界并没有让自己觉得恐慌,反而让自己变得更为睿智成熟。
        跨过了二十六年*岁月,岑蓝在此时此刻终于顿悟,一个女人,可以没有显赫*出身,没有傲人*财富,没有倾城*容颜,没有奇妙*际遇。但是她一定要有美好*内心,坚定*信念,以及优雅*谈吐和博学*内质。
        “顾太太,你想不想去哪里度个蜜月?”他蛊惑着。
        岑蓝看着他,目光有些迷惑:“蜜月?”她不贪心,一直都不贪心,可是这个男人给了她太多,让她原本自给自足*心一下子变得饱满起来。
        脑海中浮现了一片江南*瑰丽景色,小镇里*满城风絮,再有一盏花前酒,占得韶光,等得花开烂漫时,良人如许,立于桥头,执手
        ——浮生与共。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